性別平等是……

[《呼聲》182期 ─ 半邊天的彩虹]

作者> Suzy Penberthy

性別平等(gender equality)──
等於女性主義?
是女性為自己權益與男性抗爭?
是女性的需要優於男性的需要?
是發展過程只着重女性?

在發展工作中使用「社會性別」(gender)一詞反映出思考方向的重大轉變。生理性別 (sex)指從生理結構上分辨男或女,而社會性別則指我們從小到大認為男女各自擁有的特質,以及兩者如何建立及發展關係,這包括角色、責任、個性特點、態度、行為、價值觀、相對權力,同時亦受社會塑造兩性形象的影響。社會性別觀念隨時代改變,亦會在同一文化及跨文化中出現某程度差異。

儘管「性別平等」與「性別公正」(gender equity)通常會交替使用,然而兩者意思並不一樣。性別平等是結果,性別公正是過程。當女性和男性在獲取資源、機會、含相同價值工作的薪酬,以及在享有權益與承擔責任,並共享權力上沒有差別,才算是性別平等。「性別平等指兩性不同的行為、抱負和需求同等地獲致考慮、珍視和善待。」

另一方面,性別公正指在達致性別平等過程上兩性所得到的對待,但並非意味着兩性的待遇要完全相同,卻要根據各自的需要得到公允的對待。在邁向性別平等的歷程上,兩性彼此尊重乃關鍵所在。只提高女性地位而忽略,男性不可能實現真正平等。

上帝願見世上充滿平等與公正,現實卻是另一回事。女性佔世界最貧困人口中的七成,雖然全球66%的勞動力、50%的糧食供應均來自女性,但她們所得,僅佔全球人口收入10%,和1%的資產;全球每年有50萬名婦女因懷孕及分娩而失去生命,過去20年來情況沒有多大改善;三份一的婦女曾遭虐打、虐待或被迫進行性行為;愈來愈多愛滋病患者為成年女性;全球只有五份一的國會成員是女性。

基於貧窮問題對女性造成的多種影響,即使任重道遠,也要確保性別平等的元素,均被認同和納入於達成所有千禧發展目標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的過程中。爭取性別平等與滅貧實在密不可分,正如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所言:「我們不可能歧視世上一半人,而卻可以同時達成目標。」

(本文節譯自TEAR Australia期刊 TARGET 2010年2月號文章 “Gender Equality : Why Women and Men Need Each Other"。
http://www.tear.org.au/target/articles/gender-equality-why-women-and-men-need-each-other/2010-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