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哪種看見?

[《呼聲》187期 ─ 讓我看見! ]

「你對參與這個海外體驗團有何期望?」這是扶貧體驗團表格或面試中會出現的主辦機構指定問題。「期望對當地貧窮多知一點!」「想知道自己可為當地做甚麼!」這也是參與者的通常回應。不少發展機構也有開辦扶貧體驗團,期望參與者不但更深入地看到貧窮的實況,亦能將這份親身的看見深化為持續的關注。

可是,坊間不時有人批判這類扶貧體驗團,不外乎是一種以貧窮人為主題的消費節目,以滿足活在富裕消費社會人民的獵奇慾望,讓消費者得以享受以貧民窟作為景點,以貧民作為模特兒的「觀光」之旅。最近期的熱例,莫過於電影《一百萬零一夜》(Slumdog Millionaire)在全球大賣後,電影中出現的貧民窟立時成為新旅遊熱點。

有指這類貧民窟旅遊(Slum Tourism)雖能為地方貧民帶來可觀收入,刺激當地經濟,更可提升大眾的關社意識,但卻漠視了這些利益背後所需付出的沉重代價。這種旅遊淪為一種消遣,消費者在短暫地及有限度地觀察及經歷當地人的貧乏後,便抽身而去,重回「正常」生活。[1] 被遺下的,就只有一個個被鏡頭攝過、眼睛看過、口裏談過的貧窮人。這無疑是一種消費式的貧窮體驗。

在消費式的扶貧體驗中,參與者是顧客,能抽離地視貧窮人為商品。然而,在基督教信仰,「看見」卻蘊含一種有別於消費的意義。看見,讓好撒瑪利亞人為遇劫垂死的陌生人動了憐憫的心;驅使耶穌基督為昔日猶太社會的邊緣社羣,醫治發聲,同哭同行;讓德蘭修女為印度的貧窮社羣委身一生。看見,伴隨着憐憫,要求着委身。但真切的看見卻能讓參與者催生一種對貧窮人的持續關懷,並期望他們反省自身信仰,更新生活態度,或為貧窮人付上任何發聲及行動的責任。

正如一班2007年施達緬甸體驗團的團友,回港後未曾放下當日的看見。數年以來,眼見夥伴院舍的孩童成長,部份需由院舍遷往市區上班上學,亟需一所房子,團友便一起努力籌錢,紓解他們住屋的需要;直到今年,其中數名團友,再返當地,重訪夥伴及孩童。

看見貧窮的一刻,貧窮可能化作一個失學小孩、一名飢餓婦女或一件破舊的襯衫,凝視着你,挑戰你──是否願意成為與他、她、它同行的撒瑪利亞人。面對貧窮,基督從來不會只看不做。

[1] http://www.nytimes.com/2010/08/10/opinion/10odede.html?_r=2&pagewanted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