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向錢走 向綠走?──訪談發展與保育

[《呼聲》198期 ─ 向錢走 向綠走?] 主題.專題訪問

198_pic2
去年Vince去了越南,在當地的濕地森林當義工。

採訪>胡應麟

近年,發展與保育的討論在本地鬧得熱烘烘,然而這不單是本港獨有情況,其他國家也面對同樣的掙扎和挑戰。今期《呼聲》邀請了黄志俊(Dickson)、張韻詩(Vince)及趙汝圖(Samuel)三位關注保育的肢體分享經驗和看法,以了解各地對發展的看法,與及教會在發展與保育事務上的參與。

經濟與保育互利共生

多年來,本地主流發展都以追求經濟效益為主,往往忽略了文化和環境保育的平衡。但這十年間,保育皇后碼頭、保菜園反高鐵、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等民間保育運動此起彼落,行動者不僅帶着環境文化保育的訴求,更對發展本身的目的、結果和過程提出疑問,期望政府和社會大眾重新思考為甚麼要發展?為誰發展?失衡發展有何代價?羣眾在發展過程中又可以如何參與?

保衞龍尾也是近年另一觸目的保育運動。興建大埔龍尾泳灘的議案由地區諮詢、環境評估、立法會撥款至落實興建,共歷時逾十年,但環境團體卻力證政府的環評充滿漏洞,落實建灘將破壞該處珍貴的海岸生態,建議政府撤回計劃。

熟識本港海洋生態的Dickson在這場運動一直走在前線,於2007年起在網上組織動員,反對建灘。去年七月,沙灘動工在即,Dickson與其他行動成員以辦惜別會的心情,替灘上的海洋生物搬家;想不到卻峰迴路轉──數月間,媒體報導、環團聲援、社會輿論加上羣眾壓力,都促請政府暫緩建灘計劃,還衍生民間自組的龍尾海岸教育中心。在中學負責生態教育的Dickson自然倍感欣慰。

198_pic1
「對我來說,這真是神蹟!」Dickson再談龍尾保育運動。

若不把經濟利益或保育任何一方推得太極端,經濟與保育其實並不對立,絕對可互利共生。Dickson曾提議將龍尾灘和附近的汀角設為海岸公園,既可保護當地極為豐富的海洋生態物種,也可借助交通便利的地理優勢,推動教育和旅遊發展,達致環境、經濟和社會三贏。[1]

奴役土地,無分貧富

可是,對許多窮國來說,脫貧反而是當務之急,經濟與保育兩者間難免要作取捨。越南被評為「中低等收入」國家,當地人年均收入1,269美元[2],在當地談保育,可能會減慢經濟開發的步伐。Vince自言對此感到相當矛盾。

「在胡志明市,你見到很多窮人,我認識的人許多都會說自己很窮,很想快些脫貧。……政府想以旅遊帶動經濟,現在愈來愈多大酒店,都由外資經營。我曾經見到在海中央填平了一塊地來建酒店。……其實政府也意識到這會造成許多環境問題。」

Vince指出,當地旅遊生意主要由外資主導,本地人和社區的參與很有限。縱使旅遊生意能為當地人帶來就業機會和較好的收入,但為了發展經濟而損害環境,這樣的發展模式是不可持續的,長遠來說,當地人能分享到的發展成果亦十分有限。

在相對富裕的歐美國家,情況又如何呢?長居加拿大的Samuel,以開採石油為例,指出當地經濟發展仍未走出人類對土地的奴役。

「加拿大西部阿爾伯特省的油砂蘊藏量乃全球首位,亦造就了加國成為世界第三大產油國,開採油砂成了該省經濟的主要收入和就業職位來源,但開採過程要剷平不少珍貴的北方森林(boreal forests),耗用大量高壓熱水和能源,再加上當地幾間主要採油公司均曾被揭發不當處理污水及漏油事件,造成嚴重污染。」既然開採石油帶來那麼多環境問題,我們可以減少對石油的倚賴嗎?Samuel慨歎道:「當地石油資源豐富,根本缺乏誘因開發其他可再生能源。」

追求人地復和的發展

現今保育與發展的張力往往源於對經濟的過份追求,側重以經濟效益來定義社會發展模式,輕忽了歷史、文化、自然環境與生物的價值和意義。準確一點,是人們忘記了作為人在創造世界中的原有身份和職責。

198_pic3
曾在加拿大牧會的Samuel現致力推動基督教生態保育

Samuel現在基督教生態保育機構A Rocha服侍,他致力結合基督教信仰與環保理念,在世界各地開展保育工作,尋求把人、神與土地三者恢復至整全平安(Shalom)的狀態,使人與土地復和,明白如何與土地共存,照顧並滋養土地。

「我們的團隊在東非肯尼亞海岸,看見當地熱帶雨林因人口膨脹和農業開墾被破壞。我們因此推動發展生態旅遊,例如建立野生動物的觀察點,既可以保護雨林又可以為居民提供生計,成功為原居民帶來額外收入,並且鼓勵他們更積極保育雨林,最後村民的子女還可以上學讀書。」項目除了成功保育雨林,更造就了理想的社區發展,過程中當地人有充份的參與和同享發展成果,而土地也再次得滋養和照顧。

三省吾身 踐信於行

問到如何推動教會關注保育發展,他們三位皆認同絕非一蹴即就。Samuel剛於牙買加參與「洛桑運動全球專題諮詢會議」,討論「關愛創造與基督福音」[3]。洛桑運動乃全球福音派教會極具代表性的福音運動,但這次會議只有三位來自新加坡及菲律賓的亞洲代表出席,可見亞洲及華人教會對保育的關注程度仍低。

縱或如此,Samuel對教會仍抱希望。「我曾在加拿大牧會,每週聚會後都有餐點,耗用不少發泡膠杯碟。有一日突然想到,我作為牧者,在教會裏說要拯救世界,但卻把一大堆千年都不能化解的東西埋在教會外的地底,那會否很虛偽呢?之後,我花了八個月時間,將每週聚會後棄置的發泡膠杯碟記錄數量及拍照,綜合結果,交給教會長執,鼓勵教會使用可清洗、再用的杯碟。一段日子之後,教會裏第一批改變的是長者,他們開始自備餐具,然後是小朋友,他們甚至說要在家裏實踐減碳。」相對於事工推動、說教講理,或許三省吾身、踐信於行所帶來的改變更直接和有力。

環境保護對扶貧工作有關鍵的作用。假如沒有考慮環境永續,發展計劃就難以達成。期盼三位保育信徒的分享,能為關愛貧窮社羣的你提供另一向度,思考何謂發展、為誰發展、以及教會和信徒在發展與保育的過程中可如何參與。

延伸行動

要三省吾身、踐信於行,可做的是:

  1. 良心消費──選購環保、公平貿易和社企產品,透過另類消費行為改變社會
  2. 減碳行動──在大齋期間自省,並藉減碳行動,實踐簡樸關愛生活(www.cedarfund.org/carbonfast
  3. 安息原則──向消費說「停」(Sabbath-Keeping),過簡樸的生活

[1] 黃志俊:〈海岸公園都可以遊水 點解一定要鋪沙〉,主場新聞

[3] The Lausanne Global Consultation on Creation Care and the Gospel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