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埋種

[《呼聲》201期 ─ 埋種] 主題.體驗教育

201-cover2

訪問者>胡應麟 教育及推廣幹事,主力青年教育工作

「真正的教育是學習怎樣思考,而不是思考甚麼。」[1]

過去四年,施達透過工作坊、學校和教會平台,推動青年信徒參與體驗活動,關注貧窮社羣,回應整全使命。今期我們訪問了五位計劃參加者,包括兩位中六學生Grace和明明,施達忠實的支持者Amy,以及教會社關小組組長William和阿初,了解這些活動在他們身上埋下了甚麼種子,怎樣影響他們對貧窮及信仰的認知。

我要做社工

明明和Grace剛考完香港中學文憑試(DSE),走在一起就很自然就談到大學選科。二人的首選竟然都是社工系,期望將來投身社會,關心老人和邊青等邊緣社羣。兩位青年人曾探訪老人院、參與本地服務學習項目,並隨學校到訪柬埔寨。這些生活經驗都成了她倆日後投身社工界的基礎。

年半前,施達與協和書院宗教科合辦服務學習計劃,透過家訪、工作坊及服務實習,讓高中生認識少數族裔羣體的文化。明明和Grace擔任了客席補習導師,替本地少數族裔學童補習功課,更深體會本土南亞社羣面對的處境,特別是他們在學習和就業上的困難。

Grace:「我們從小到大都用中文學習,到現在仍覺得中文考試好難,更何況是少數族裔?開始替他們補習之後,就切實感受到他們學習的困難。教育是人向上游的途徑,少數族裔在不利的教育制度下學習和應試,等於沒有機會向上游。」

明明:「新聞說有些南亞青年羣黨搞事。但現在我明白多一點,知道本港考試制度對他們來說實在太難,會淘汰他們。過往我從沒有留意這個羣體,但現在會關注他們的新聞,發現有印傭被僱主逼食豬肉,又不准他們祈禱等等,這些都是文化差異下的矛盾。」

另一種文化差異把Grace的眼光擴闊了,讓她看到不一樣的理想和學習目的。「在一次家訪的一個巴基斯坦家庭的時候,有個女孩說她的理想是成為總統,因此現在以知識充實自己,將來可以改善同胞生活。我們香港人讀書,反而只懂得為自己計劃,並常常埋怨讀書辛苦。」

201-pic1
明明(最右)現在認為賺錢不是最重要

福音需要處境化

除了與學校開展教育項目,施達亦透過其他平台推動信徒回應整全使命。Amy曾參與施達的海外扶貧體驗團,走進印度的貧民窟;在「施達貧友」的弱勢社羣探訪裏,認識新移民婦女及吸毒青年等邊緣社羣的需要,兩年前亦曾每月一次探訪本地露宿者,關心他們上樓生活後的情況。

直到現在,Amy仍對探訪露宿者有非常深刻印象,「那是一間板間房,你看見牆上滿佈一小斑一小斑的血漬,都是拍木虱遺下的。我每次上去都想立刻離開。」Amy在探訪期間試過被木虱咬了十多處,更在自己家中發現木虱的蛀痕。

於一次探訪中,Amy遇到另一些教會朋友帶着環保袋和小禮物上門探訪,環保袋上印着福音標語。「我覺得探訪者當時傳遞的福音,與露宿者眼下的境況成強烈的對比。……福音要處境化,但中產教會的問題就是所宣講的信息脫離了基層的需要。」

福音處境化,正帶出傳道事工不應只停留在賙濟窮人的層面,還要關注不公的社會結構如何欺壓窮人,正如本地神學工作者馮煒文所言:「若我們不能體會人被惡侵犯的事實,我們便沒有產生惻隱的能耐。缺乏人是被罪者觀念的傳道事工,只是一套沒有惻隱的宣傳活動。」[2]

有惻隱之心,更要有先知的視野,看到罪的本質,這樣的憐憫才算整全。Amy表示:「以往看見一些癮君子,覺得他們咎由自取,以致周身病痛,但透過探訪,了解到背後存在著社會結構性的因素,現在會對他們多了憐憫……也去除了一些知性上的誤解。例如騙取綜援的人畢竟只屬少數,而一些準來港婦女也根本領取不到綜援。 」[3]

對於制度性的不公,Amy也積極回應。她曾去信政府支持最低工資立法,回應社會對勞工的剝削;了解人口政策對本地準來港婦女的不公和歧視,也參與了民間社福團體支持婦女的維權工作;在教會曾去信執事教牧,要求教會多加關注貧窮與環保等與信仰相關的議題。「神給每個人關注的焦點都不一樣,我不大懂得關心別人,也不熱衷佈道工作,但我可以透過倡議工作關心人和服侍貧窮人。」

我們談到這種由下而上的倡議工作,好像果效不大,但Amy並不同意,認為只是效果出現得較慢。「數年前去信教會後,我逐漸看見改變。今年教會更訂下了三年計劃,未來會逐步關懷社區。」

201-pic2
Amy認為教會需學習如何在貧窮人的處境中建構神學

領袖要反思福音內涵

然而,William 與阿初兩位弟兄推動教會關心社會卻舉步維艱。

年半前,他們的讀書小組在閱畢《市井.罪人.被罪者》後,希望進一步認識本地貧窮社羣的需要,回應關懷貧窮的召命,但因缺乏網絡及經驗,二人便聯絡施達,探討如何開始關社。我們安排他們先後探訪了基層家庭、午夜墟及單親媽媽。William 和阿初的角色,可以說是推動弟兄姊妹關社的組織者。

201-pic3
小組成員Paul現多留意社會制度對基層家庭的影響,更籌辦畫展,介紹基層處境

探訪過後,小組成員更積極關心基層學童的需要,阿初憶述:「記得那位來自綜援家庭的小孩患有過度活躍症,有很多學習上的需要,若政府不理,教會又不理,小孩的前途將會怎樣呢?」最後與安排探訪的前線機構合作,計劃於教會開設補習班,照顧基層學童的學習需要,並且借出地方,讓機構進行基層婦女的組織工作。

阿初覺得小組與機構合作,為教會提供了接觸貧窮社羣的平台,是個好開始,有助提高弟兄姊妹的關社意識,但最難推動的始終是教牧領袖。「我們的小組有點像秘密組織,雖然教牧也知道我們做甚麼,但對參與探訪並沒有興趣,我們也不能公開宣傳,只透過自己的網絡發出邀請。」缺乏教牧的認同和支持,要感染整體教會一同實踐使命殊不容易。

教牧支持信徒關社與否,源於對福音使命的定位。阿初指:「其實教會也有做關社的工作,教會也有為綜援家庭的學生開設補習班,但背後是期望與他們建立關係,帶他們返教會,因此可以說,若社關服侍不能進行佈道,教會根本不會考慮支持。」

William回應:「我個人的召命是希望把基督教信仰與公共議題整合起來,貧窮人的故事常衝擊我,使我思考福音使命如何回應他們的困境。」他們仍然期望教會中只要有一小撮人起來行動,持續做些小事,也能把福音帶給貧窮人,就如聖經裏五餅二魚的故事,及最近本地人自發的平等分享行動。

各人的召命

在關社路上,五位受訪者的角色各有不同,但他們與貧窮人的相遇裏,慢慢找到自己的召命,或是倡議,或是教育推廣,又或是在前線服侍。追尋及實踐召命的人,能在體驗中學習除去對別人的標籤、欣賞異國的文化、發現自身的長處志趣。雖然一時之間未見成果,但至少已發現自己的心靈、思考和認識世界的方式,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延伸行動

  • 推介讀物:《Breakazine!》、《市井.罪人.被罪者》、《貧窮人──我的鄰舍?》
  • 參加「施達貧友」每月活動,更深認識和交流關懷貧窮人的實踐
  • 聯絡施達同工,探討組織弟兄姊妹作本地探訪的可能,及所需的事前預備

[1] ‘True education is to learn how to think, not what to think’ Jiddu Krishnamurti

[2] 馮煒文:《市井.罪人.被罪者》,香港基督徒畢業生團契,2010年7月,第18頁。

[3] 樂施會於2009年3月26日發表的《香港市民對「綜援」態度意見調查》報告的資料顯示,新移民只佔同期領取綜援總人數的5.8%;而濫用綜援的個案有960宗,佔同期綜援個案總數僅0.3%。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