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誰願作他們的鄰舍?

[《呼聲》204期 ─ 誰願作他們的鄰舍?] 主題.社會關懷

main-pic

採訪及整理>Jojo、Tiffany

2013年9月,政府將本港貧窮線訂為全港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並已於今年初的施政報告,公佈一系列針對性的配套措施,扶助貧困人口。貧窮線的訂定有助政府制定適切的扶貧政策,然而,現實生活裏貧窮的真象及邊緣社羣的心聲與期盼,又豈是一堆數字和一條線所能界定和反映?

以下三位朋友,來自不同背景和地方。透過與他們的一席話,你或許不難發現,存在於社會角落中的一羣,他們的親身經歷和生活期盼,正演繹出數字和界線以外的獨特生命價值。

Asfa:我希望有更安全整潔的環境

透過烏都鄰舍中心,認識了30歲的巴基斯坦婦女Asfa。她一家四口住在土瓜灣一棟舊樓,大廈內外環境都不理想,梯間更傳來陣陣異味。然而,踏進Asfa家,卻是另一個世界。她的家十分整潔、舒適,牆角位置更特意作了一些裝潢點綴。「我喜愛整潔,我會用雙手清潔家居和屋外樓梯,在不打擾別人的情況下,盡力改善生活環境。可惜,大廈樓梯很快又堆滿垃圾。」Asfa以流利的英語說道。

十年前,Asfa隨新婚丈夫來港生活,當時只懂說烏都語。後來在烏都鄰舍中心學習英語,現在更充當中心的翻譯。「第一次接獲義工舟車費的時候,真的十分高興!」對於在家鄉足不出戶的巴基斯坦婦女來說,工作賺錢是遙不可及的事。Asfa肯定地告訴我們:「巴基斯坦婦女有很多才幹,善於縫紉和編織,只是沒有銷售門路。」

談到同鄉婦女,Asfa說:「我媽媽和哥哥一家都在香港,經常見面。但許多同鄉沒有親人在身旁,生活較難過。……其實我們很想與鄰舍建立關係,但他們總是不歡迎我們,甚至有商店職員不許我們走進店內,真的很傷心。」

提及新訂的貧窮線,Asfa表示從沒聽聞,但強調不要綜緩。「我們不想靠政府,我丈夫每天朝七晚九工作,努力維持一家生活。」已選擇以香港為家的Asfa,唯一寄望政府的,是解決住屋問題:「我們住的單位經常漏水,附近治安和衛生惡劣,希望分配到公屋,有一個安全和衛生的居住環境。」

Sanjiv:我希望可以貢獻社會

pic2

為何南亞人要千里迢迢來港定居?1997年由尼泊爾來港的Sanjiv說︰「是為了生活,為了與太太團聚。」來港後,同鄉介紹他在酒店當客戶服務員。「尼泊爾人最喜歡交朋友,這份工作最適合我。」他說:「不過,我身邊有不少同鄉得到的待遇不太理想,做的是勞動工作,工資低,連基本生活開支也難應付。」

少數族裔就業待遇參差有別,不過他們都同樣面對語言問題。Sanjiv表示,對他們來說,中文是很難學的語言,要他們學發音更加困難。有好幾次,他的幼子向他哭訴︰「我實在聽不懂老師說甚麼!」

在華人社會,尼泊爾人是少數的一羣,在陌生的環境裏,同鄉的守望相助十分重要。參與香港尼泊爾和散那教會(Nepali Hosanna Church Hong Kong)的Sanjiv感恩地道︰「我是基督徒,經常與其他在港的尼泊爾信徒一起禱告,為同鄉解決生活問題。目前最困擾我們的是年青人吸毒的問題,教會正盡力幫忙,轉介他們接受戒毒。」

在香港已經過了16個年頭的Sanjiv,對於香港的急速轉變,除了感到驚訝,也有點吃不消。他愁眉地說︰「隨着新機場興建,高樓大廈臨立,通貨膨脹加劇,單是購買日常用品和繳付昂貴租金,都叫我們入不敷支。許多同鄉都申請公屋,希望減輕生活開支,我也正在輪候。我個人認為,房屋與土地分配是最嚴重的社會問題!」

問到Sanjiv心目中的理想生活,他說︰「我希望可以多貢獻社會,幫助更多同鄉適應香港的生活,繼續有能力供養雙親和讓兩名子女完成學業。」

麗韶:我希望身體健康、開開心心

pic3

「我父母很早便來了香港,當時他們只申請弟弟來港,卻把我留在鄉下。」快將70歲的獨居婆婆麗韶,慢慢說出她的故事。「我丈夫是香港人,三十多年前返鄉下生活,後來身體不好,便回港治病。」過去十年,麗韶一直在丈夫身邊照顧他。「一份綜緩兩人食,又要買藥,日日都為三餐飯擔憂。」

今年三月,丈夫過身,麗韶身無分文,子女又在鄉下,只靠丈夫好友借來的兩萬元替老伴辦理身後事,並得工業福音團契的林姑娘協助籌備安息禮拜。林姑娘與麗韶相識多年:「過去,她所有好東西都留給丈夫吃,自己則營養不良至脫髮!李先生(麗韶丈夫)在生時,特別叮囑我要好好照顧她。」由於麗韶居港未滿七年,丈夫過身後不再獲發綜緩,生活無以為繼,加上失去老伴的打擊,情緒幾近崩潰,不斷呼求:「耶穌打救我呀!」。後來,經工福和報館跟進,終獲社署恩恤處理。

現在麗韶的生活經已安定下來,每日兩餐亦不成問題;麗韶最大的心願是身體健康、開開心心。「你現在最需要心靈的更新,喜樂的心乃是良藥!調理好身體後,便多來中心,和我一起幫助其他人。」聽着林姑娘的叮嚀,麗韶微笑地說:「好。」

政策以外的關愛與同行

貧窮,不只是一堆收入與開支數據,更多是生活裏所遭遇的排斥、忽視、孤立與無助。或許扶貧政策能夠為貧困和邊緣社羣改善生活配套,然而,他們生命裏所需要的接納、關愛與同行,卻非政策所能滿足。從Asfa、Sanjiv和麗韶的分享,你可有看見許多困乏的生命,正等待我們走近?

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的鄰舍?」
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落在強盜手中,誰是他的鄰舍呢?」
(參:路十 25-37)

延伸行動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