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人口販賣 | 蔡莉莎

[《呼聲》211期 ─ 人口販賣] 主題.事工探討

211_1920

撰寫>蔡莉莎(資深項目幹事)

在施達擔任項目同工這19年間,我從文件和計劃書,以及通過前線夥伴和項目點裏的社區成員,觸及人口販賣這一議題。據估計,全球有逾二千萬人受制於強迫勞動(forced labour),其中450萬人(即22%)遭強迫性奴役(forced sexual exploitation)。他們許多都是人口販賣的受害者。雖然這是一個人人都想處理和立刻遏止的問題,可是,這問題十分巨大和複雜,不可能一蹴即至,而且其中又摻雜了不少不正確的資料和誤解,叫人難以準確掌握。下面我嘗試撮出一些重點和疑問,希望提供有用的資訊,更希望大家進一步了解這個議題之後,一同積極參與打擊人口販賣的運動。

人口販賣(human trafficking) 等同「走私人口(human smuggling) 嗎?

這是兩種不同的罪行。「走私人口」涉及刻意規避入境法例,通常在受害人同意及知情下,將他由一個地方偷運到另一個地方。至於「人口販賣」,根據聯合國的相關條例,有三個構成元素:販賣行動(招募、運送、讓渡、窩藏、或接送人員),販賣方法(利用恐嚇、暴力、強制、綁架、詐欺、蒙騙、濫用權力或利用弱點,或通過提供/收受酬金或利益,取得某人的同意得以操控另一人),販賣目的(剝削受害者)。

人口販賣必然跨國界的嗎?

全球大概有160個國家涉及人口販賣,但當中不都是跨國的販賣活動。在所有相關個案中,大概有34%是境內販賣。擁有大量境內流動人口的國家,例如緬甸,潛藏着較高的境內販賣風險。緬甸的境內販賣活動把人口由農村販賣往城市,進行勞力剝削、性剝削及家庭奴役。施達資助項目裏其中一位受助女孩S,曾經是緬甸境內武裝衝突的受害者。S在四歲時被姨姨賣到仰光當家傭,她姨姨從傭工中介公司那裏預先收取了十年的工資。無奈地,按緬甸現時法例,S不被視為人口販賣的受害者。當地一些立法委員正致力爭取修訂人口販賣的法律定義及應用於當地刑事法上。

受害通常遭陌生人販賣?

在前線夥伴接觸的個案裏,很多受害人都是被親友欺騙和出賣。有些販賣者甚至特地在社區居住逾年,贏取村民的信任。其中一個尼泊爾夥伴接觸的個案,受害人J被親戚帶到印度賣給一個女人,其後再被賣到馬戲團。值得留意的是,女性在人口販賣活動的參與程度原來相當高,在所有被定罪的人口販賣者當中,女罪犯佔30%,較其他罪案女罪犯一般只佔10-15%為高。

人口販賣活動是否只涉及性販賣?

根據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事處(UNODC)的數據,性販賣佔東亞、南亞及太平洋地區人口販賣活動的26%,其餘則涉及強迫勞動、器官販賣,甚至迫婚。在中國,一孩政策令男女比例失衡,男性迎娶本地妻子的成本日增,若無法負擔,或會選擇海外新娘,加增了跨境迫婚的需求。在雲南,施達團隊與地方教會及緬甸夥伴緊密合作,致力了解當地人口販賣的情況及邊境流動人口問題,以抑制中緬邊境地區流動人士所受的剝削和侵害。項目設計了一套安全流動資訊包(safe migration kit)、舉辦邊境地區教會領袖的交流探訪、在教會設立臨時住所,及提升年青人對愛滋病、毒品與反人口販賣的認知和警覺。

兒童院舍內的兒童都受到安全和適當的保護嗎?

兒童院舍理應為兒童提供安全的環境,但實際上卻有兒童院舍持有人或照顧人員向院內兒童施以身體或性虐待,2014年英國北威爾斯一宗牽涉18所兒童院舍的虐兒醜聞便是一例。作為項目同工,我們有責任確保前線夥伴認知潛在風險,並制定相應的保護兒童和防止虐兒的措施。全球每三名人口販賣受害者中,就有一名是兒童。一些有組織犯罪集團會利用兒童院舍販賣孤兒,安排他們將來離院後從事特定的工作。

只有婦女和兒童會遭販賣?

現時,全球70%人口販賣受害者是女性;兒童受害者則佔30%,當中三分二是女童。一直以來,人口販賣和性剝削等議題多集中關注受害婦女和女童,餘下30%同樣會遭性剝削的被販賣男性和男童卻不多受到關注。或許基於社會和文化的規範,認為男性不易遭受性剝削;亦因着文化的禁忌,少有揭露男童遭性剝削的惡行。但實際上,在斯里蘭卡和阿富汗等國家,男童較女童更有可能被迫為娼。

為了推動和開展打擊男童和男性人口販賣活動,施達夥伴LOVE146將於今年進行研究,訪問120名在泰國清萊和曼谷街頭工作的男童,認識他們的背景、工作種類、收入、與家人的關係、感受,以及他們所面對的恥辱、歧視和暴力,以了解他們遭受性剝削和暴力的情況。希望研究結果能幫助泰國非政府組織和捐款者從性別的觀點角度了解實況,願意主動接觸和聆聽需要,積極對抗人口販賣活動。

富裕的城市,例如香港,沒有人口販賣問題?

人口販賣不單發生在遠方偏遠地區,一些富裕的城市,例如:香港、紐約和倫敦,是不同國家和地區跨國販賣活動的終點站。香港是強制勞動和商業性剝削(commercial sexual exploitation)的轉運和終點站,縱使香港政府不認同。婦女自願來港,以為獲聘在餐廳或酒吧工作,但抵港後卻受債約脅迫從娼。又像Erwiana S.那則廣為人知的虐傭案,正好反映香港需要制定更好的法律,以保障人權和防止強制剝削。

人口販賣是否一個艱巨得難以處理的問題?

雖然人口販運活動的規模和範圍難有清晰的統計數字,而相關罪行亦多涉及不同的跨國問題,例如:語言、遣返程序、本地刑事法例及不同政府部門間的交涉(包括:保安、勞工、社會福利和執法機關),但過去十年間亦取得重要進展。聯合國打擊人口販運議定書自2003年生效以來,至今已有160個聯合國成員國簽署加入,許多國家亦經已通過設立或修訂相關法案。以孟加拉為例,該國是跨國和境內販運活動的中樞,過往法例只涵蓋涉及性剝削的販運活動。2012年,孟加拉政府終制定新的反人口販賣法案,涵括所有聯合國打擊人口販運議定書裏所提及的各類剝削,包括強制勞動和其他奴役。

我要重申,人口販賣是一個令人不安的問題,但不是沒有盼望和出路。過去多年,我聽到不少曾遭販賣者經歷轉化的故事。這些生命故事是最有力的說明,見證昔日使耶穌從死裏復活過來的聖靈,如何把完全破碎的生命重新建造過來。這不是說所有的痛苦感受和經歷不復存在,而是公義的上帝以恩典、憐憫和仁愛擁抱他們,使他們得着力量和盼望,走進那永恆的生命,並堅毅活出當下每一天。

今期《呼聲》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