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馬里:政府需要恢復治安和公義

eprayer20150504

在馬里,一個位處西非以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國家,反政府和親政府的武裝組織,以及國家安全部隊在區內的暴力罪行和濫暴行為正持續加劇和擴張,對在北面和中部地區的居民構成嚴重威脅。

在北部地區,2014年中恢復的戰鬥致使區內軍方士兵和司法官員相繼撤離,當地陷入無政府狀態,來自伊斯蘭武裝組織、親政府部隊和土匪的濫暴事情常常發生。

羣畜被趕走,商人和貨車司機被劫,甚至不少司機被殺和車輛遭焚燒。大型貨車司機凡經過主要的檢查站,都要向不同武裝部隊繳費,當中包括國家支持的民兵隊伍。當地政府甚少介入,安全部隊亦少有巡邏或調查事件。

在馬里中部,一個伊斯蘭武裝組織與馬里政府部隊戰鬥時,犯下了嚴重的濫暴行為。襲擊者至少處決了五名相信向軍方提供情報的男子。該組織威嚇,凡與政府或聯合國和平部隊合作的人,必遭殺害。

馬里軍方和親政府部隊曾作出軍事行動回應叛軍的襲擊,於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期間的軍事行動,引發許多濫暴行為。有軍人和警察搶劫居民金錢、手提電話和珠寶,還有任意拘捕、發出死亡威嚇、施以酷刑、強迫被拘留人士飲尿,及拒絕提供食物、水和醫護。

自2013年7月起,聯合國和平部隊人員經已在馬里部署,保護平民百姓。但可惜自2014年中,伊斯蘭武裝組織在北部地區已殺害了35名和平部隊人員,及傷害了130名部隊成員。

反政府組織和親政府部隊皆使用童兵,有的甚至小至12歲,他們在不同城鎮的檢查站工作。

在馬里多處,尤其是北部地區,都見土匪和武裝組織襲擊人道組織的汽車。自2014年11月,至少已發生13次襲擊。在今年的3月30日,一名駕駛紅十字會車輛的司機甚至被殺,另一名工作人員則受傷。

馬里於1960年脫離法國管治,雖然她是全球25個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但當地設有普選制度,所有年滿18歲的公民都享有普選權利。在2002年,阿馬杜·圖馬尼·杜爾被選為總統並執政。及後,利比亞的馬里難民陸續返國,令馬里北部地區的局勢日趨緊張。圖阿雷格族(Tuareg)民兵於2012年一月造反,成功推翻杜爾。政變後發生動亂,叛軍驅逐馬里軍隊離開北部地區,並准許伊斯蘭教激進分子建立據點。數十萬馬里北部居民逃往南部地區及鄰國,導致區內糧食短缺情況持續加劇。2013年一月,一隊國際軍兵介入並在一個月內收復了大部分北部地區。而易卜拉欣·布巴卡爾·凱塔亦於2013年大選中當選總統。

馬里國內的貧窮問題,致使她在2014年的嬰兒死亡率攀上全球第二位。人身不安全是馬里經濟發展的最大威脅,而國內高出生率(2014的出生率為全球第二高)、貪污、脆弱的基建和低水平的人力資本,亦為當地經濟帶來長遠的威脅。政府當局豪花4,000萬美元購買總統專機,以及過高的國防開支,破壞了馬里的信用評級,致使國際貨幣基金於2014年暫停給予援助。[HRW, CIA]

黙想經文:

「馬利亞卻站在墳墓外面哭……
天使對她說:『婦人,你為甚麼哭?』……
耶穌問她說:『婦人,為甚麼哭?……』」
(約翰福音20章11-15節)

教會人士會用宗教去遮蓋他們的痛苦。然而,基督論卻應催使人們觸摸自己和別人的痛苦,去感受那股能激起反抗、勉勵人為被虐和受害的人而活、為爭取解放而奮鬥的悲情。

禱告:

  • 馬里政府應當與聯合國和平部隊合作,改善當地的治安,保護平民;同時亦應調查和起訴涉及濫暴行為的安全部隊、親政府軍和非政府武裝組織的成員,並加快在北部地區派駐警察和司法人員。
  • 武裝組織立即停止他們對平民和人道工作人員的濫暴和威嚇行為。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