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紅燈區下閃耀着的另一處色彩──專訪Eden Ministry在港事工

[《呼聲》218期 ─ 共建沒有人口販賣的世界] 關懷.起動

pic-hk-218

訪問及整理:秦韻欣

我們很容易會因着固有對妓女、馬伕、媽媽生等的印象,認為他們大多是自願走上這條被社會唾棄的路,不應怨天尤人,亦不值得我們關心。不過,可有想過,他們是對是錯,我們不需要知道,亦不由我們來界定;要記着的,就只是他們同樣需要別人的關心。

從禱告中看見服侍

Eden Ministry的創辦人Lisa,從祈禱中看見香港的需要,便於2013年在香港開展關注人口販賣的事工。現時,Eden Ministry在香港的同工和義工,每星期會到紅燈區和足浴店,送上祝福。「我們很多時只是靜靜地聽,去關心他們的需要。」Eden Ministry的香港同工Joanne說。

Eden Ministry從禱告中看見了異象,亦在禱告中默默地服侍。「以前負責的同工是外國人,不懂廣東話,她每次探訪便專心禱告。」即使不能完全了解服侍對象的情況,亦無阻為他們禱告,願主親自看顧和回應他們的需要。除了關心他們的心靈,Eden Ministry亦顧及他們生活上的需要。當中不少服侍對象是離鄉別井來港的,Eden Ministry同工會教授他們廣東話,及提供輔導支援。

被擄去的生命

Joanne說:「我們日常在新聞中,不難會看到有些女生是被安排到香港,繼而被操控當作性工作者……那些女生難以向警察或入境處指證販賣者。她們一旦被發現只會被當作違反逗留條例,以犯人身份遣返回國。加上香港現時沒有對人口販賣受害者設有完整的法例保障,她們多只能啞忍。」

另外,Eden Ministry義工團隊接觸過一位在香港被賣的受害者,出賣者竟是身邊的親人。「那名少女來自破碎家庭,她後母將她的個人資料刊登在色情網頁內,她不懂得如何拒絕,便當上了援交。」這看來是很荒謬的事情,但卻實在地在我們的城市裏發生。

然而,當中不少是自願當上性工作或援交,她們的生命同樣像被擄去的。Joanne分享到曾遇上一位性工作者,她是基督徒,有定期參與教會聚會,也知道神不喜悅她的工作,但為了生活,逼不得已。Joanne亦接觸過不少性工作者,認為自己有這遭遇是應得的,並把自己視作一件貨物,供人以金錢購買性服務。「曾經接觸過一位援交女生,看見我們特地上來向她送上祝福,甚是感動,因為我們沒有把她當作貨物。」

重回生命的閃耀

Eden Ministry在香港也有進行政策倡議工作,爭取設立更完整的法例保障人口販賣的受害者。從Joanne的分享中看到,不少性工作者、援交、馬伕等的生命故事背後,都因着許多社會問題所導致——有內地婦女在香港生了小孩後,小孩沒有中國的戶籍,母親只可被逼留在港,在不多選擇下做了性工作者;亦有為了養活子女的單親媽媽入行;有少女因得不到父母關愛而選擇援交。在社會沒有完善體制保護他們、家庭不能發揮應有的功用時,這些社會問題便時刻與他們的生命不斷交纏,甚或別人視作是衍生更多問題的一羣,在無可選擇下,仍遭受外界奇異的眼光看待。不過,這些倡議的工作仍然很漫長,不是一時三刻能夠做到。

然而,要倡議的對象除了政府,還有教會和信徒羣體。Eden Ministry在亞洲數個地方設有首飾工場,教授前性工作者製造首飾,讓她們可以開展新的工作,重建具尊嚴和價值的生命。Eden Ministry更在香港與不同夥伴合作設置銷售點,並與教會合作售賣首飾。每件首飾都附有製造者的故事,讓更多人認識和參與這項重建生命的事工,叫更多被擄去的生命能夠重現閃亮的色彩。

返回《呼聲》─ 雙月通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