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廿五年的歷練──新任總幹事專訪

[《呼聲》219期 ─ 廿五年的歷練] 主題.人物專訪

219_1920

訪問及整理:何禮明

鄺偉文小檔案

姓名:鄺偉文 (Raymond)
家庭狀況:在家中是長子。已婚,有一子(初中)、一女(小學)
教會:受浸 ─ 九龍塘中華基督教宣道會大坑東堂(1991年)
會籍 ─ 九龍塘中華基督教宣道會天耀堂
聚會 ─ 中華基督教會合一堂馬鞍山堂
學海遊蹤:大專讀商科 → 工商管理碩士 (MBA) → 新加坡神學院基督教研究文憑 (Dip.C.S.) → 美國柏祺大學教牧學博士
職場軌跡:Banker (十五年) → Compassion International(九年) → 新福 → 環球電台 → 施達
人生召命:重燃絕望人內心的火

pic02

施達總幹事是怎樣煉成的

施達成立的那年,Raymond大專畢業後在銀行工作不久,剛剛受浸。回顧歷史,原來神足足用了廿五年,為施達練就一位總幹事。

「我自少要幫媽媽湊細路,習慣抱小朋友,大仔出世,太太唔敢抱,我反而無問題。」「湊仔」可能是Raymond與兒童事工結緣的起點,就連大專時期當義工也是探訪兒童院。他說,他是長子,沒人提攜帶路,成長後總希望幫助下一代。

「在銀行做咗七、八年,已經知道不是終身職業,客人的卡片,每年堆滿一個盒,成為朋友的沒有幾個。當時的打算是轉行教書。」Raymond為此向神立志,先讀MBA,之後讀神學。如此按着人的規劃執行,讀Dip.C.S.課程時,身在新加坡。

「我這種人,沒想過事奉,不覺得自己有資格事奉。」Raymond最初讀神學只為有系統地認識信仰。不過,人的心志是一回事,神的帶領是另一回事。

某天,神學院的某位不知名客席講員,忽然走到他跟前,丟下一個問題,轉身就走:「你有想過做傳道人嗎?」這問題竟然在他心裏揮之不去,跟太太講,第一反應是:「No! 我不要做師母!」結果與太太禱告一整年,沒法不承認,這就是呼召,還是要順服。

既然蒙召事奉,沒理由不讀MDiv(道學碩士),但禱告裏沒印證,報名表只能藏在抽屜,寄不出。不讓讀MDiv,那找工場吧,但他本行是Banker,沒聽過教會或機構招請毫無教牧經驗的Banker,於是他向神開條件,「你為我準備的崗位,至少得用上我一半經驗。」結果這時候國際基督教扶貧機構Compassion International (CI) 從馬來西亞遷港,急聘人員管理亞太區事工,所要求的資歷,與Raymond的九成吻合。從看到廣告,到回港擔任這量身訂造的崗位,僅三個月。

CI是大機構,專注兒童事工,也涉獵其他扶貧發展議題。Raymond一做九年,從管理、後勤支援、前線策劃等崗位都跑過了,其中有一年更是菲律賓工場的署任負責人。然而,CI在中國內地和香港,既沒有項目,也與教會沒有合作。Raymond在祈禱中聽到呼召,要服侍他身邊的人,CI的崗位卻把他越帶越遠,離開中國和香港。經過又一年的祈禱和與同工磋商後,Raymond終於決定離職,接受另一系列的訓練和挑戰。

首先是加入新福事工協會,動員本地教會服侍新來港和貧窮人士,對口單位多數是香港教會的社關和慈惠部。之後是環球電台,從事面向全球華人的福音廣播,從多做事少說話的行動式福音,到少做事多說話的宣講式福音,對口單位從教會的慈惠部變成差傳部。一個扶貧搞手,三年裏綁着手,只能用口,當中經歷的磨練和管教,可想而知。到底行動與宣講,words and deeds如何整合,整全使命如何實行,又有了新的體會。

一晃廿五年,時候到了,施達前任總幹事陳念聰醫生決意退下來,尋找接班人時,Raymond透過與陳醫生和其他董事的面談,才發現,過去十多年在不同崗位的事奉,正正是神為施達安排新總幹事的準備工作。

pic01

施達狂想曲

問:幾百年前,沒有所謂的機構,只有教會。怎樣看機構與教會之間的角色和關係?
聖經講上帝建立了教會,但沒說過建立了機構,這裏講的是大公教會。神學理念上,如果教會承擔了機構的使命,機構的確可以急流勇退離場。但在具體的處境裏,教會就像八爪魚,涉獵面很廣,包括信徒人生、工作、健康等,就算大教會,資源較多,但牧養需求也較大。機構在某個議題上,如果能走在最前線,就可以補足,幫助教會看得更遠。施達在扶貧議題上可以扮演這角色,我們推動整全使命已經十多年,但有些教會仍然在整全使命與宣教關係、在運作層面上掙扎。施達可以試驗一些具體項目,如果在某些處境是證實可行的,可以向教會推介,對教會也是一種鼓勵。

問:有些宣教士有意實踐整全使命,施達和差會有沒有合作空間?
對這問題在思維上要開放,從施達角度看是有可能的,但要建立一套合作模式會有困難。難處在於,工場以宣教士為軸心,一個地方要做扶貧項目,但何時才能找到有意做扶貧宣教的宣教士?如果剛好有人就一拍即合,否則專門找人就很費勁。找到人後,還要確保宣教士致力於扶貧事工本地化,否則一旦宣教士因任何原因離開工場,事工無以為繼,被扶助的貧窮人只會比最初更絕望。

問:你的博士論文研究4S框架的實踐,對施達有甚麼啟發?
4S是指Shema, Shalom, Sufficiency, Stewardship,是設計和衡量扶貧事工的一套指引。Shema(希伯來文,意思是「聽」)是要承認神在事工上的主權,順服愛神愛鄰舍的誡命,事工要呈現神的良善、讓人看到神人關係的破裂。Shalom(希伯來文,意思是「平安」)是受造物回復原初和諧的狀態,這要求事工必須是羣體導向和關係導向。Sufficiency(足量)是指人獲得尊嚴和均平的權利,以致人可以免於恐懼,履行其社會責任。要平衡受助者短期物質需要和長期的自立,要使受助者享受擺脫貧窮的機會。Stewardship(管理)講的不單是善用資源,管照大地,還包括使受助者助人。項目設立時就要考慮如何使受助者有Stewardship的觀念。扶貧機構每年一度的撥款和運作模式,很容易使項目負責人變得短視,我希望4S強迫我們抗衡這傾向,在設計項目時目光更長遠。

甚麼人說甚麼話

「(小時候)不知何故,我有份責任感,功課一定不會遲交。但考試總是最後才讀書。」

「我的限制很多,我不懂fund raising;神學院同學全部不在香港,在本地教會界的網絡不強;我也不是sociable滿場飛的人,可能會限制我提升施達的profile。」

「用動物形容自己,我會覺得似兔仔。耳朵長長喜歡聽,已經有人講的說話,我不再講。我心急,周圍跳,習慣了商業機構的速度,這十年八年已經被磨平了很多。」

「我不鍾意崗位太固定,好似一間工廠,如果有兩年車鈕,兩年車領,兩年做紙版,咁我OKAY。」

今期《呼聲》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