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神的帳幕在人間

[《呼聲》224期 ─ 神的帳幕在人間 ] 主題.難民事工

整理和撰寫:莊力行、潘文欣

2015年九月,艾蘭那細小的身軀倒卧在地中海小島海灘上的情景,激發人們對逃往歐洲的難民和中東戰亂的關注。今年四月,一名敘利亞父親緊抱龍鳳胎屍體的相片,再次喚起人們的慈心。

「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啟示錄21章2節)這應許不只是給予昔日遭羅馬政權逼害的信徒,還有今天飽受戰亂、流離漂泊的難民們的安慰──神在他們當中,一同承受他們的困苦、傾聽無聲的呼喊、撫平身心靈的傷痛。

當他們面對販賣

六年多前,由一名突尼西亞小販自焚而爆發的「阿拉伯之春」,引致北非及中東多國內戰,加上恐怖主義崛起,兩地居民冒險循水路偷渡往歐洲,希望能藉歐盟的《神根公約》留居當地。

2015至2016年間,共逾135萬名難民和移民橫越地中海到達希臘。[1]難民的大規模流徙,促成更多偷渡集團從中取利[2],更有人口販子乘機迫使無依者從事性工作和強迫勞動,當中以兒童最為受害。[3]

以2015年為例,逃往歐洲的難民兒童中,大約每四名便有一名沒有成年人陪同,歐洲刑警組織估計當中有一萬名無依的兒童失蹤。[4]

面對一班孤苦的難民兒童,歐洲福音聯盟(European Evangelical Alliance)與歐洲多國教會和機構積極回應,作主耶穌和他們之間的橋樑。在英國,多間教會聯同當地的難民支援網絡,培訓青年工作者服侍難民兒童,特別是缺乏成人照顧的一羣。[5]希臘作為難民進入歐洲的第一站,有基督教機構在當地街頭接觸缺乏照顧的難民兒童,給予適切的支援。[6]

當他們面對排擠

或許獲歐盟國家批核庇護申請的難民,相對來說已較幸運,但這不代表他們已到達心中的烏托邦,當中不少仍然面對戰亂與偷渡過程中的創傷。

Umar一家來自敘利亞的大馬士革,他們是難民中的幸運兒,能夠在德國開展新生活,女兒有機會報考當地大學,兒子亦可在當地的電力公司工作。但是,逃難時所經歷的傷痛至今仍存。那七天在地中海的兇險旅程至今仍然叫他們感到煎熬,想到年長的父母仍處身敘利亞的戰火下,也叫他們心裏難受。[7]

現已定居比利時的北非難民Zinash表示,流亡路上所面對的肉體和精神折磨,叫她活得不像人, 失去了尊嚴和自信;然而,耶穌的同在是她盼望和平安的源頭。[8]

除了創傷和思念,寄居者還要面對恐襲陰霾及右翼主義帶來的文化隔閡和衝擊[9]。在法國,部分沿海城市禁止穆斯林女性在公眾場合包頭;歐盟多國,包括德國和英國,屢次發生針對尋求庇護者、穆斯林和移民的襲擊。[10]雖然德國有意見認為,接收大量移民和難民可以緩解當地勞工短缺問題;但是文化差異及種族間的不信任,卻叫當地來自阿拉伯國家的移民成為較難就業的一羣[11]

有見及此,法國和德國教會舉辦文化適應活動,協助難民認識當地不同的生活文化,融入社區。另外,亦有資深的前線工作者向留居歐洲的難民提供職業培訓,並聯繫基督徒商人,建立社企,提供就業機會。[12]

當他們進退兩難時 

一直以來,最大的難民危機不在歐洲,而是接收了全球近四成跨境難民的中東及北非地區,還未計算敘利亞及伊拉克境內的流徙人口。他們大多棲身臨時難民營或破舊的建築物內,生活條件惡劣且缺乏基本生活所需,人口販賣活動亦見猖獗[13]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2016年6月發佈的統計資料,全球各地區接收的流徙人口百分比的按次排序:

  • 中東及北非39%
  • 非洲29%
  • 亞洲及太平洲地區14%
  • 美洲12%
  • 歐洲6%。

全球逾五成跨境難民來自以下三國,按次排序:

  • 490萬人來自敘利亞
  • 270萬人來自阿富汗
  • 110萬來自索馬里

Integral Alliance (IA)[14]自2014年起,聯繫眾成員機構,包括施達,一同回應中東戰亂難民的需要,讓他們親歷上帝的看顧。去年,施達透過IA成員機構,在中東地區為5,827戶難民家庭提供人道援助。

IA成員機構Tearfund UK一直在黎巴嫩的難民營服侍。夥伴同工到難民營探訪受助家庭時,接觸了一位來自敘利亞的穆斯林婦女Alba(化名),經歷戰亂、喪子、威嚇,加上難民營裏惡劣的環境,叫Alba實在難以承受。同工一面聆聽Alba的哭訴,一面感受那份無奈與無力,不禁流下淚來。「與哀哭的人同哀哭」的情誼打破了種族和宗教的界限,Alba親手替同工擦去眼淚,還請同工為她一家禱告上帝。Tearfund UK同工憶述:「這是我經歷過最美麗的事。」

與敘利亞相鄰的伊拉克,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多有侵佔和襲擊,迫使許多雅茲迪族(Yazidis)和基督徒家庭逃往伊國北部地區暫避。IA成員機構Mission East自2015年起,在伊拉克的辛賈爾山區(Sinjar Mountain)開設社區中心,服侍當地的流徙家庭及年青人,當中包括14歲的雅茲迪族少女Sarah(化名)。 她在中心裏學習縫紉、理髮、電腦等技能,在看似絕望無助的日子找到了盼望。「我很喜歡到這兒,或許將來我們安全回家後,我可以開設自己的髮廊,養活一家。」

作寄居者的金燈台

在新天新地的異象裏,約翰看見耶穌基督在七個金燈台中間行走。舊約時代,金燈台在會幕裏晝夜點燃,照亮通往施恩寶座的路。耶穌基督設立新約後,教會成為了金燈台,照亮世人通往新天新地的帳幕。願意我們對難民的心不冷卻,繼續以禱告和行動,與各地的教會及信徒同工,作寄居者的金燈台,引領他們預嚐「神要與人同在」的應許和恩典。

 

【參考詞彙】

  • 難民(Refugee)

是指逃離武裝衝突或迫害的人。他們通常面臨險惡且不人道的處境,若繼續留在原居地可能會有生命危險,迫使要逃往他國尋求庇護。

各國對境內及跨境尋求庇護的人士均負有特定責任,處理難民及庇護時須同時遵循國家法律及國際法。難民所需的保護是多方面的,包括不被遣返回所逃離的危險環境;公平且有效率的庇護申請程序;獲得基本人權保障,讓他們有尊嚴及安全地生活。[15]

  • 移民(Migrant)

移民是指為了改善生活尋找工作、教育、家庭重聚等因素而遷移,而非受直接迫害或人身安全威脅。[16]

  • 尋求庇護者(Asylum seeker)

一羣由於受政治、宗教、種族等原因被迫害,正在別國尋求庇護及難民身分確認的人士。[17]

  • 境內流徙人士(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 IDP)

因逃離武裝衝突、災害、貧窮或迫害,被迫逃離家園但仍棲身本國境內的人士。按法律定義,他們不屬於難民身分。

  • 難民地位公約 (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

於1951年7月28日通過,並於1954年4月22日正式生效。該公約定義了難民、難民的資格及權利、以及提供難民庇護的國家所應負責任的一項國際公約。任何締約國家,不得將在領土內的難民強行遣返回原居地或驅逐出境。[18]全球目前共有146個國家簽署為締約國。

  • 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

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其全名為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是在聯合國之下的國際人權公約,其目的是要防止世界上繼續存在有酷刑或其他相似的行為。該公約並要求各個締約國必須在其管轄的領域內,採取各種有效的方法避免酷刑的存在與發生,且禁止各締約國將人送回可能使該人遭受到酷刑的國家。

香港目前是締約成員之一,尋求庇護者可申請酷刑聲請到香港尋求政治庇護,入境處將負責審核他們是否符合酷刑聲請的資格。如果聲請獲得確立,聲請者便能以難民身分前往歐美國家長期居留,審核期一般為八至十年,期間只能在香港暫居,不能工作,每人每月可領取香港政府約3,000港元津貼。由於香港沒有簽署《難民地位公約》,酷刑聲請者不能在香港長期居留。[19]

  • 神根公約

是一項歐洲大陸國家間的條約協定,取消公約成員國相互間的邊境檢查點和邊境管制,持有任何一個公約成員國發出的有效身分證明或簽證的人士,可以在所有公約成員國境內自由流動。

[1] https://data2.unhcr.org/en/situations/Mediterraneanl
[2]單在2015年,偷運人蛇往歐洲涉及的金額高達40億歐元。
(資料來源:http://frontex.europa.eu/feature-stories/profiting-from-misery-how-smugglers-bring-people-to-europe-tQtYUH)
[3]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may/19/human-traffickers-using-migration-crisis-to-force-more-people-into-slavery
[4] https://blog.oup.com/2016/06/europe-refugee-crisis-minors/
[5] http://www.forrefugees.uk/youth-workers-inspired-to-serve-young-refugees-in-national-training-day/
[6] https://www.faros.org.gr/
[7]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ng-interactive/2017/mar/01/who-are-europes-newcomers
[8] http://evangelicalfocus.com/lifetech/1375/Show_your_love_for_refugees_but_respect_their_privacy
[9] 法國、德國、意大利及荷蘭等地,右翼政黨近年急速冒起,他們大多打着反移民、限制難民入境等旗幟,成為歐洲政治一大隱憂。荷蘭第二大黨自由黨領導人稱當前的移民潮是「一場威脅我們繁榮、安全、文化和身分認同的伊斯蘭入侵」。
[10] https://www.amnesty.org/en/countries/europe-and-central-asia/report-europe-and-central-asia/
[11]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5/sep/06/germany-refugee-crisis-syrian
[12] http://evangelicalfocus.com/lifetech/2337/Restarter_empowering_refugees_to_make_a_new_start
[13] http://www.humanrightsfirst.org/blog/syrian-refugee-crisis-greenhouse-human-trafficking-0
[14] Integral Alliance聯繫全球23個基督教救援及發展組織,結集力量,俾能更有效地回應世界貧窮需要。施達為Integral Alliance成員之一。
[15] http://www.unhcr.org/hk/5795-unhcr-viewpoint-refugee-or-migrant-which-is-right-2-2.html
[16] http://www.unhcr.org/hk/5795-unhcr-viewpoint-refugee-or-migrant-which-is-right-2-2.html
[17] http://www.unhcr.org/asylum-seekers.html
[18] http://www.un.org/chinese/hr/issue/docs/82.PDF
[19] Christian Action – Serving Refugees.
今期《呼聲》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