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這裏是香港

[《呼聲》225期 ─ 打擊人口販賣 ] 關懷.起動

整理和撰寫:秦韻欣

人口販賣看似與身處在香港的我們無關,政府亦沒有簽署《防止、打擊及懲罰人口販運協議》。然而,香港是世界人口販賣中轉站和目的地,連續兩年被《人口販賣問題報告》評為「第二級(監察名單)」,與阿富汗、古巴、突尼斯等地同級,即是人口販運被害人數有增加趨勢,且無法提出具體防制人口販運證據的國家及地區。政府不承認香港涉及人口販運活動,但是,2014年印傭Erwiana遭僱主虐打事件轟動全港,揭露了社會上被隱藏但卻確實存在的人口販運與現代奴役的悲劇。

去年5月,我與一班關注人口販運及現代奴役問題的中六學生,隨友好教會融樂浸信會接觸過去曾被困於灣仔紅燈區多年的人口販運受害者Alison(化名),以及遭長期剝削與奴役的外籍家庭傭工Sophia(化名),傾聽她們的故事。

在這裏,每晚都是惡夢

Alison自幼在菲律賓貧民窟居住,17歲時外出工作,結識了伴侶及懷有身孕,曾以為自此便可以有幸福美滿的生活。但後來男友因醉駕入獄,Alison需要賺錢支援男友。正當徬徨無助之際,在Alison小時候已離家的媽媽此時突然聯絡她,說要介紹她到香港工作。為了能賺取更多金錢,Alison向親戚朋友借貸,經中介來到香港,不過她仍不知道自己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Alison憶述她當時在香港的每一個晚上都是惡夢。她來港後,被迫到酒吧從事性工作。她有試過反抗,但對方每次都以不同的理由威脅她,有時要求她先還清所有來港前借下的債項,有時則表示要告知她家鄉的親人她現時的工作。她真的不敢讓家人知道真相,只能繼續出賣身體。當初介紹她到香港工作的媽媽,卻不斷向她索錢,使她感到更絕望,甚至曾經自殺,後來透過毒品和酒精麻醉自己。

幸好,Alison最後遇到好心人,知悉她的遭遇後,幫助她還清債務,又給她足夠的金錢買機票回鄉。她現在已回到家鄉,有自己的家,在家門前擺賣小食維持生活;而她的兒子在志願機構的協助下,可以上學讀書。

在貧困地區,有不少會像人Alison那樣,想找一份「海外高薪厚職」,但絕大多數都是陷阱。Alison最後能逃離厄運,是少數的幸運兒。更多人就像另一位故事主角那樣,失去自由,連自身尊嚴也沒有。

在這裏,我變得更無望

為了改善一家的生活,Sophia希望能找到一份能賺取穩定收入工作。經中介推薦,並承諾可獲取高薪及充足的假期,Sophia來到香港當家傭。

當Sophia以為找到一份優厚的工作,可惜事情沒有預期般美好。中介在她到港後,告訴她要收取$24,000中介費用,對每月只有$4,100薪金的她來說,實在是龐大的數目。每月薪金扣除中介費後,已所剩無幾,更不用說匯錢回鄉。

她更被僱主剝削自由,不容許與僱主家以外的人談話,亦不准她與家鄉親友聯絡。另外,僱主不容許她選擇適切她宗教信仰要求的飲食。期間,中介還私下遊說僱主改聘另一位外傭,藉此賺取毀約的賠償額,叫她隨時失掉工作。

Alison和Sophia的故事在香港不是單一的例子,更多的Alison和Sophia隨時就在我們身邊出現。有一位中六學生分享她訪談後的感受,她說:「我感到羞恥,甚至覺得有點無地自容。自己家裏都有聘用外傭姐姐,受訪者的分享就像向我說話,叫我要多關心家裏照顧了自己十多年的外傭姐姐,了解她的故事和經歷,不要只當她是工人,替我們家服務。其實她都是人,甚至是我們家的一份子,我可否多聆聽她的故事呢?」願意我們都一起學習,踏出關愛的一步。或許,我們無意間成為了下一位好心人,讓仍在暗處無聲呼喊的「Alison」和「Sophia」尋得着希望的曙光。

返回《呼聲》─ 雙月通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