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災難之時,教會仍能讓人看見盼望?

Boladangko教會的Herda長老(右)和失去父親的Cynthia

 

作者:薛奐珩(施達傳訊同工)

 

2018年11月初,施達數位同工到訪早前發生地震的印尼蘇拉威西島與夥伴PESAT了解災情並探訪受災家庭。以下文章為同工探訪後的感言,若希望了解施達於當地的救援工作進展,可到「印尼地震及海嘯救援」專頁

 

「地震時,房子的門鎖住了,所以Cynthia的爸爸被困屋內。屋塌下來,他死了。」印尼蘇拉威西省中部教會的長老Herda一直單手擁着Cynthia,激動地說。

 

蘇拉威西島於2018年9月28日受地震衝擊。地震發生之時正是傍晚,大部分Boladangko村的村民都在家中,包括Cynthia的爸爸。Boladangko村位於該島中部的偏遠山區,而Cynthia在帕魯市工作。地震後,陸上交通中斷,她徒步走了6小時,才回到村內,赫然發現爸爸在地震中身亡。Cynthia爸爸曾經在2012年的地震後,親自參與救災工作,照顧受災的弟兄姊妹,與其他村民一起渡過時艱。

 

整個訪問過程中,Cynthia沒有作聲,只低頭望着地,不堪憶起發現爸爸遺體的一刻。作為教會長老,Herda代表她與一眾受災村民,訴說地震的可怕威力與他們的困苦。我們進村時,也看見車子經過的房子只餘下一堆堆瓦礫、半幅內牆、破爛的沙發或床墊等。

 

看見她們的神情和流出的眼淚,我心中掙扎着,畢竟,活在少災難的香港,我們沒法理解地動山搖下的驚惶,我們沒法理解一夜間失去一切、喪親亡父的心情。

 

村內住有200多人,近8成是Herda的教會會眾。我們支持夥伴PESAT在村內派發了緊急糧食和應急物資(包括煮食爐、煮食用具等),並以遊戲方式幫助兒童舒緩災後創傷。

 

Herda多番強調:「非常感激香港的弟兄姊妹,施達和PESAT的關懷和幫助!」

 

臨別前,我問香港的教會可以如何為他們禱告。一直在訪問中表現堅強的Herda,終於忍不住留下淚來,說:「我沒有甚麼祈求……我只希望教會能重新建立起來,我會繼續努力堅固弟兄姊妹的心,照顧他們的需要。」

 

Boladangko村內不少房屋及建築物損毀嚴重

 

一連四天的探訪,我們數位施達同工到過偏僻山中的村莊、帕魯市沿岸社區和土壤液化的內陸地段。我們親眼看到地震加上海嘯帶來的毀壞,以至土壤液化駭人的影響力。我們也親聞婦女失去丈夫、家園被毀、漁民維生的漁船和工具被沖壞、孩子睡不好仍在恐懼中。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所見所聞的確讓我們感到無力,正當沮喪的感覺充斥着我的內心時,我們來到探訪的最後一站:一所帕魯市的教會,在那裏認識了Tinbul牧師和Kosbin執事。災難發生後,他們隨即開放教會,讓受地震及土壤液化影響的肢體暫住。他們動用自己家中的儲糧,在教會提供飯食給受災的弟兄姊妹。夥伴亦派發煮食用具、油、米、鹽和糖等,並幫助教會內的成人及兒童舒緩災後情緒。

 

令人感動的是,雖然Tinbul牧師和Kosbin執事沒有賑災救援的經驗,但是他們單純的看見需要便覺得教會理應回應。於是,他們自籌物資搭建了簡單帳篷,照顧18個家庭。我們到訪當日,有些家庭已找到短期居所,另外仍有11個家庭選擇在帳篷暫住。

 

Kosbin執事(左一)及其太太(左二)、Tinbul牧師(右一)及其太太(右二)

 

傾談之中,我感受到牧師和執事那份堅持照顧受難肢體的熱心。問到他們如何安慰會眾受傷的心,幫助肢體重拾盼望?牧師說:「我們給食物和居所,他們有甚麼需要,我們都盡力幫助。我又與他們一起讀經唱詩,堅固大家的信心。」像是簡單,卻不容易。

 

我再問:「你們有用哪段經文或詩歌來鼓勵肢體嗎?」聽後,他們唱出一首耳熟能詳的詩歌:

 

縱然,我聽不懂印尼文,可是聽着熟悉的旋律、溫暖渾厚的歌聲,原本被所見所聞震撼的心靈,那刻也被醫治了。

 

這趟行程讓我們看到蘇拉威西島中部廣泛地區遭受嚴重破壞,很多家庭頃刻變得一無所有,前路茫然;但我們也見證當地大大小小的機構及教會努力扶助困苦人,與他們渡過困難時刻。

 

禱告:

求主堅固當地教會的領袖,雖然他們也是災民的一份子,卻願意繼續擔負照顧肢體身心靈的重任,我們為此滿心感恩!主啊!求祢使用當地弟兄姊妹,使他們向災民彰顯從祢而來的盼望。為印尼政府及當地機構祈禱,求主叫他們知道怎樣有效幫助受災社羣重拾生計、重建社區。願主耶穌基督臨在每個受創的心靈,醫治他們,賜下同行者。求主使用施達和PESAT的服事,使用教會及弟兄姊妹的祈禱和奉獻祝福印尼蘇拉威西島的困苦家庭。阿們。

 

(施達與夥伴PESAT將繼續於當地進行第二階段工作,瀏覽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