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關乎愛與公義

(圖片攝於孟加拉北部古里格拉姆區)

 

撰寫:Tony Chan(推廣拓展主任)

 

有朋友問我,我所服事的機構(施達基金會)是個扶貧的組織,怎麼到處推動環保?

 

這跟施達對貧窮的信念有關。我們認為,貧窮是關係破壞的惡果。原初創造中,人與上帝、人、大自然之間的關係美好,可是後來人犯罪,不遵行上帝的教訓,還為了利益剝削別人和大自然,被剝削的人往往成了貧窮人。

 

在孟加拉北部古里格拉姆區(Kurigram),沙漠化的情況嚴重,大量農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了無生氣的沙土,農民悲傷難抑;在印度,有農村因連續三年天災而致農作物失收。兩國農民異口同聲埋怨:元凶是氣候變化。氣候變化的影響將貧窮人箝制得無法呼吸,這在施達支持的項目國家中,可謂司空見慣。

 

幸好,農民沒有直接對我說:元凶是你,否則我必無地自容。當我站在古里格拉姆的沙土上,看見他們艱苦的生活,深深的內疚感襲上心頭,「元凶」一詞確實貼切。數年前,龍捲風還未將沙土捲起、水災還未將沙土沖上農地,古里格拉姆因着位處幾條大河下流的優勢,土壤肥沃,種出各樣價值甚高的農產。可惜拜我們所賜,該區的美地不再。

 

在都市,我們常為了方便、舒適和物品廉價而破壞環境。例如,很多人熱愛的「速食時裝」,價廉物美,但生產商為了壓低生產成本,沒有好好處理排放的污水而直接排入貧窮村落,令當地頓成人間煉獄,村民變成災民。此舉不但傷害大自然,辜負了天父的託付─管理大地,而且傷害了鄰舍。

 

這關乎公義。都市人傷害大自然,大自然以天災反擊;然而,都市設施具高防禦力,受到的影響相較貧窮地區實是輕微,富國促成氣候變化,但首當其衝的是沒受保障的貧國鄰舍,這樣合理嗎?

 

這也關乎愛。常聽到有人質疑,開少點冷氣、吃少片牛肉,世界就會改變?我會回答:當我實踐信仰,盡力過環保生活時,我不是想改變世界─我選擇不使用飲管、不追棒速食時裝,或捐獻支持有益於社區環境的扶貧項目時,我只是心裏跟天父說,如此行是因為愛遠方貧窮的鄰舍。為甚麼我要愛他們?因為我愛上帝。

 

既然關乎公義和愛,基督徒怎能對氣候變化的影響充耳不聞?

 

*本文摘自《基督教週報》第2854期「淨山清泉」專欄;文章版權為《基督教週報》所有,已獲該報允許轉載。

**為推動香港教會踐行關愛創造的使命,施達、中國神學研究院、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新福事工協會將在今年9月30日(週一)及10月1日(週二)假中國神學研究院舉辦「洛桑運動『關愛受造世界與福音』香港會議」,邀得美國惠特沃思大學教授約拿單‧穆爾博士主講。會議海報見下,或【按此】下載。

 

Lausanne_poster_aw_20190517-01.jp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