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誣蔑跟蹤 只為打破沉默 ──印度反兒童販賣者訪談

(印度福音團契危難兒童項目全國總監撒母耳接受施達訪問)

「在印度農村,當我們和教會牧者宣揚反兒童販賣的信息時,一些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就指控甚至襲擊我們,指我們向村民『洗腦』,試圖令村民改教皈依。其實,他們當中有人口販子,為了打擊和消滅反對聲音,就以此理由誣蔑我們。」施達夥伴、印度福音團契危難兒童(EFIC@R)項目全國總監亞示瑪‧撒母耳(Aashima Samuel)說。

 

這是撒母耳實際工作的體會──被阻撓進村、無理指控、多次被跟蹤、向警方救助不果等,她都一一經歷過。縱然反兒童販賣的事工危險且阻力巨大,可是她仍堅持不懈,只為打破社會主流沉默的文化──那無視甚或包庇罪惡的意識──期望受害者的聲音被聽見,被關注。

 

去年,有調查指出,印度是全球對女性最危險的國家,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分別為阿富汗和敘利亞(註一)。印度作為世界上第二多人口的國家,該國女性除了面對性暴力和傳統陋習危害(如殺嬰、童婚)的高風險外,在人口販賣(強迫勞動、性奴)方面同樣經受最嚴重的威脅。事實上,在調查發佈前,印度東北部賈坎德邦(Jharkhand)發生聳人聽聞的性侵案:一個由宣教士支持、倡導反人口販賣的非政府組織被當地武裝團伙報復,5名組織女成員被帶入森林輪姦,男性成員則被毆打。(註二)

 

被販賣的胎兒

 

施達支持撒母耳和她的團隊在賈坎德邦相鄰的比哈爾邦(Bihar)從事反兒童販賣事工。官方與非官方均顯示數字,比哈爾邦為兒童販賣重災區之一。據印度國家犯罪紀錄局的資料,在2015年比哈爾邦有332宗兒童販賣個案,屬全國第3高(註三);然而實際數目大抵不止於此,事關許多受害者或不了解法律,或被人口販子恐嚇而未有向警方登記。有關注組織估計,當地每年就有2,000名兒童失蹤(註四)。不少失蹤兒童來自貧窮或社會底層的家庭,人口販子會以欺騙、威逼、綁架等方法,取得其子女,然後將他們販賣至其他地方。被販賣的兒童自此過着被奴役的生活,有些在工廠全天候勞動,有些被困在妓院房間接客,有些被賣當廟妓,有些則被迫為有錢人代孕,成為「生小孩子」的機器──而這在近年逐漸成為一種趨勢。

 

updated_womb trafficking

 

撒母耳舉例說,當地一名農村少女被販賣至大城市後,遭受強姦,然後懷孕。不法份子在孩子仍未出生前,就將胎中的嬰兒出售給當地妓院或無法生育的同性伴侶,至此母親與孩子分離。年紀尚輕就被迫經歷如斯可怕的事,人口販子為利益最大化,可謂無所不用其極。(2019年8月29日註:這裏舉出的例子是夥伴同工就印度胎兒被販賣情況的觀察。當中關於「出售胎兒給無法生育的同性伴侶」,跟印度作為世界代孕中心有關。縱然印度政府多次就商業代孕作出規範,並宣佈它為非法,例如2016年的草案禁止所有外國人、印度單親父母、同性戀者及同居伴侶購買代孕服務,可是商業代孕依然普遍。據報導,代孕診所被指利用婦女的子宮牟取暴利,許多遭受剝削、被販賣而強迫代孕的婦女為貧窮或文盲者。至於同性伴侶佔印度國內外整體需求方〔包括單親父母、不願生育或無法生育的異性伴侶〕的比例,我們現時無從得悉,謹在此作補充說明,並就附圖內文字說明作修訂。印度商業代孕參考資料可見最底)

 

作為女性和曾為執業律師,撒母耳深切明白印度兒童(尤其是少女)權益保障的重要。10年來,她帶領印度福音團契的反兒童販賣倡議工作,矢志動員印度教會及社區,打撃販賣活動。她指出,人口販賣在印度本是一大的禁忌話題,教會也不被認為要為此發聲,因此在比哈爾邦,她的團隊就由教會的意識教育做起,先讓教會認識該議題,並且開放談論它。隨着事工的開展,當地愈來愈多教會討論該議題,亦有教會牧者開放他們的家,為曾遭販賣的受害人提供庇護。撒母耳說:「讓受害者居住在(牧者)自己的家不是小事一樁,而我看到教會正如此作。」

 

三管齊下介入法

 

撒母耳明白,要有效打擊猖獗的販賣活動和保護危難兒童,必須多管齊下,因此她的團隊工作結合三大範疇,分別是「預防教育」、「拯救受害者」和「復康照顧」。

 

stitching center
縫紉中心的婦女

 

在預防教育上,撒母耳的團隊除了鼓勵教會走進社區、協助兒童販賣受害者外,也在社區建立兒童學會,讓兒童學習如何維護自身和朋友的安全,免受剝削。由於許多兒童販賣的受害者為女性,加上印度父權意識濃厚,女性地位相對低下,因此撒母耳鼓勵少女和婦女均站出來發聲,以抗衡傳統思想的箝制。她的團隊也銳意增強女性的經濟自主,以減低因脆弱貧窮而被欺哄的機會:「我們在比哈爾邦一間小型教會開設縫紉中心,既能與未信者分享反販賣信息,也讓村內的女性前來學習裁縫,製作襯衫和裙子出售,現在陸續有客人訂購。雖然收益未算多,但是已讓她們能看見希望,生活得到改善。」

 

在拯救受害者上,撒母耳的團隊動員社區組成監察小組,接受訓練,參與拯救區內被販賣的兒童。撒母耳曾在一次網上播客節目分享一個例子(註五):有次監察小組成員發現一名女童被男子拖往廟宇,懷疑被賣作廟妓。她不斷喊叫時,監察小組成員就催前阻止該男子的行動,雖然成員被該男子恐嚇,但是成員沒有退縮,並召喚他人合作,最終成功解救女童,將男子交給警方。撒母耳的團隊其後證實,該名女童屬兒童販賣受害者,被賣時年僅6歲。

 

Bihar
比哈爾邦的教會牧者、社區領袖與婦女出席地區會議,商討如何更有效打擊兒童販賣

 

據統計,去年4月至9月,撒母耳的團隊在比哈爾邦營救29名受害兒童,受害者由9歲至18歲不等。被拯救的兒童身心靈受創,復康照顧尤其重要。團隊會向他們提供創傷輔導,並設法安排他們與家人團聚。不過,有些家庭因着羞恥等原因而拒絕讓孩子歸家,這些無法返家的兒童就會被安排入住復康中心,或願意開放作收容所的牧者家裏。團隊也會按個別情況,幫助兒童返學讀書。

 

撒母耳作為少數印度女性,身體力行向兒童販賣的罪惡說不。一如她的名字亞示瑪──意謂保護者、防禦者,她的信念和行動展示了教會團體在地上的見證。施達支持EFIC@R的事工至今已有3年;我們深信,印度教會是社區的明燈,藉着教會及社羣動員,社區可以由罪惡的溫床轉化為反兒童販賣的基地。就讓我們如撒母耳般,縱然面對艱難和挑戰,仍然穩站在真道之中,解救受壓者,扶助貧弱者,為公義作證。

 

「我的百姓啊,要向我留心;我的國民哪,要向我側耳;因為訓誨必從我而出;我必堅定我的公理為萬民之光。」(賽五十一4)

 

亞示瑪‧撒母耳小檔案

  • 「亞示瑪」一字解保護者、防禦者
  • 少年時代對聖經「行公義,好憐憫」經文感興趣
  • 大學時期於新德里修讀法律,後成為執業律師,曾處理多宗涉及青少年的人權案件
  • 其後加入印度福音團契(EFI),自2009年轉任EFIC@R全國項目總監,推動教會與社區站起來,協力消除兒童販賣
  • 另出任世界福音派聯盟(WEA)全球人口販賣特別工作組成員
  • 2019年於聯合國第63屆婦女地位委員會會議(CSW63)上發表演講,分享印度女性權利與介入工作

 

註一:http://poll2018.trust.org/

註二: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18/06/ngo-workers-gang-raped-india-jharkhand-state-180622062150340.html

註三:http://ncrb.gov.in/StatPublications/CII/CII2015/FILES/CrimeInIndia2015.pdf,頁220。自2017年起,印度國家犯罪紀錄局再沒有發佈全國罪惡統計報告。

註四:https://www.asianage.com/india/all-india/091217/bihars-child-bazaar-2000-kids-trafficked-annually.html

註五:https://directory.libsyn.com/episode/index/id/4417898

 

印度商業代孕參考資料:

1. 《每日電訊報》:https://www.telegraph.co.uk/…/india-bans-commercial-surrog…/

2.  Outlook雜誌:https://www.outlookindia.com/…/cops-call-it-forced-s…/298841

2. NBC新聞:https://www.nbcnews.com/…/surrogacy-industry-booms-india-se…

3.《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20161022-dailynews-india-ban-su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