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達家書 | 2019年7月

敬愛的施達同行者:

 
主內平安!

 
對人來說,事物的價值往往取決於其對人的好處。一件羽絨大衣,對生活在寒冷地方的人是件必須品,但對熱帶地區的人在許多時候是多餘的東西。這種以利益來斷定物件價值的做法,也常被套用在人身上。傳說故事「鍾無艷」是個很好的例子。當國家有難時,文武雙全的「醜皇后」鍾無艷就得齊宣王所重視,但當戰亂平息後,齊宣王就對她避之則吉。

Continue reading 施達家書 | 2019年7月

兩嫲孫的愛

(左二為Angela,中間為Kimberly與嫲嫲)

 

[《呼聲》233期 ─ 不能剝奪的尊嚴] 關懷.起動

撰寫:薛奐珩(傳訊幹事)

 

「咔嚓!」即影即有相片由暗淡迷濛漸現色彩,居於津巴布韋貧困村莊的嫲嫲看到相中的自己和孫女Kimberly,不禁綻放向來稀有的笑容。Kimberly因感染愛滋病毒而致身體殘障,不能說話與坐立,3歲時更遭到媽媽拋棄,從此得靠在家門前賣菜為生的嫲嫲照顧。身體殘障令Kimberly經常患病,又因她沒有出生證明,即使嫲嫲帶她到醫院求醫,不是遭到拒絕,就是需繳付昂貴的醫療費用。儘管如此,嫲嫲從不灰心絕望,一直咬緊牙關,照顧孫女。嫲嫲手持相片時的笑臉大抵說出了這愛的力量。

Continue reading 兩嫲孫的愛

扶貧工作的歧視陷阱

[《呼聲》233期 ─ 不能剝奪的尊嚴] 回歸.聖言

作者:陳關韻韶(中國神學研究院實踐科助理教授)

 

「你們就看重那穿華麗衣服的人,說:『請坐在這好位上。』又對那個窮人說:『你站在那裡。』或說:『坐在我的腳凳下邊。』這不是你們對人有歧視,成了心懷惡意的審判官嗎?」(雅二3-4,新譯本)

 

若你是教會中少數對扶貧工作有負擔的人,以上經文所描述對貧窮人的歧視會令你感到特別氣憤,你絕不會與這班重富輕貧的人一般見識。不過有沒有想過,永遠看貧窮人為受助者亦是一種歧視?這種想法背後正反映出雅各書二章1節所講以世俗眼光、按外貌判斷人的心態。

Continue reading 扶貧工作的歧視陷阱

不能剝奪的尊嚴 ──津巴布韋貧村女性訪談

[《呼聲》231期 ─不能剝奪的尊嚴] 主題.貧窮人與尊嚴

 

撰寫:Tony Chan(推廣拓展主任)

 

「儘管我是個愛滋病病毒帶菌者,可是你可以拍攝我,我不怕展露於人前。」於非洲津巴布韋貧困村莊成長、現年17歲的布蘭達(Branda)對我說。

Continue reading 不能剝奪的尊嚴 ──津巴布韋貧村女性訪談

復活與整全使命

[《呼聲》232期 ─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 回歸.聖言

作者:區秉中(牧職神學院講師)

 

復活是有關終末的一個題目,而整全使命涉及信徒對大地的照顧與管理,兩者似是有點風馬牛不相及,但信徒的終末觀會影響他們對使命的理解,例如人若相信世界最終被徹底毀滅,他就不會那麼著重要建設這個步向滅亡的大地。相反,若信徒所盼望的新天新地跟現時這個世界有一定的延續關係,他們對這個世界的發展及保育就可能有截然不同的觀點。

 

哥林多前書十五章是一段有關復活信念的重要經文,保羅以58節的經文篇幅,有條不紊地藉著耶穌基督復活的見證反駁哥林多教會的錯誤復活觀(1-34),並以多個比喻正面指出信徒復活的身體將會是一個完全嶄新的形體,跟現時的肉體不可同日而語(35-44)。此外,保羅指出基督復活與信徒復活有密切關係,前者可說是後者的樣版(23,48-49)。那麼基督的復活有何特點讓信徒可以大概想像他們復活的模樣?經文先後兩次提到基督復活後勝過死亡(25-26,54-57),在54至57節的一段更引用舊約以賽亞書及何西亞書描述「死被得勝吞滅」。然而,所謂勝過死亡具體而言是甚麼意思?本文難以深入討論,但值得思考的問題是:若復活的身體只是一個完全嶄新的身體,人最初在世的身體可說是被死亡奪去了;但若復活的身體既是嶄新又是現時的身體之延續,這是否更顯出基督復活的大能勝過死亡?

 

林前十五只討論人的復活,沒有直接提及大地的更新。但有學者如賴特(N. T. Wright)從復活觀念討論新天新地,他提出那必要實現的天國不是抽離現今這個世界的另一個嶄新天地,而是基督在終末臨在這地上並帶來更新的世界,所以天國可說是既嶄新又是延續。賴特引用林前十五58的勸勉,提出信徒現時所作的工作,或是建設、追求公義、關顧等不會只有今生的果效,它們都是建立最終實現的天國的一部份工作。

 

在救助及關懷大地的事奉上,我們或感到所作的只是杯水車薪。雖然我們都相信不論事奉果效如何,上帝總會記念我們的勞苦,但林前十五章對復活的反思及賴特的終末觀為我們提供多一個角度,肯定我們現時對大地的照管、對人的幫助及對公義的追求,都可以是實實在在有份於那必要成就的天國。

 

返回《呼聲》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與發展並行的倡議者

[《呼聲》231期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 主題.社羣發展與倡議

撰寫:黎嘉晉

 

去年年中,泰國北部清萊府一隊少年足球隊與教練在洞穴失蹤多日後平安獲救,在洞穴中一直照顧他們的25歲教練實功不可沒。事件令教練成為泰國人心目中的英雄,不過教練本無國籍,跟3名少年隊員一樣,不具泰國公民身份。

 

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泰國約有48萬無國籍者,大多是居住在偏遠邊境的山區部落。由於他們不屬於任何國家,無法享有如公民般的教育、醫療、工作以至社會保障的權利。他們即使世代居住在泰國境邊,仍未有被這個國家承認其身份。

Continue reading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與發展並行的倡議者

我們已覺醒:停止女性割禮

[《呼聲》231期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 童心.童行

 

「戴上盔甲,矢志消除殘害女性的禮俗/顛覆它的影響吧!起來我們行動/
我們已醒覺 它的禍害。

 

古時的蒙昧之人/在陋習肆行的時代中被害/不知曉生命危在旦夕/
盲從服膺 看為是好。

 

女性割禮甚具破壞力/它以尊名為妝飾,可怕地勒著我們的母親/
為那逝去的日子,她們懊悔自憐

 

它傷害夫婦關係,奪去女性的歡愉/在分娩時,
它的毒鉤引來各樣併發症」

(「反對女性割禮」倡議學會創作的歌詞)

 

迎着和煦的陽光,埃塞俄比亞(下稱埃國)鄉村及當地學校的女生在百多位村民面前,綻放笑顏,唱出上述樂曲。她們有些穿上黃衫,胸口位置以當地語言與英文寫上「停止女性割禮」的口號。這是鄉村教育的日子,也是村校倡議學會的表演日。

Continue reading 我們已覺醒:停止女性割禮

當貧窮是一種罪

作者(右一)拜訪泰國北少數民族

 

[《呼聲》232期 ─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 關懷.起動

作者:鄭美紅

 

去年十二月跟施達基金會到泰緬邊境了解施達支持的當地扶貧項目。八日的旅程,使我更多認識該地區的情況。我們隨施達的合作夥伴入村探訪,接觸了當地山區的少數民族。他們各自面對不同的處境──有被拋棄的單親媽媽,也有因戰亂或其他因素而遷移至泰北邊境的少數民族居民。他們由於沒有泰國公民身分,在社會福利、就業及教育上都缺乏保障及支援。

Continue reading 當貧窮是一種罪

施達家書 | 2019年3月

親愛的施達同路人:

 

主內平安!

 

數週前,我乘火車到元朗開會。在車站大堂時,我聽到一名年輕男子口說粗言,向一名車站助理大吼大叫,抱怨售票機不接受100元紙幣,阻礙他的行程。該名助理冷靜地建議他到售票處買票。在售票處,職員還未為他處理車票時,他又再投訴同一問題。

 

我沒有停下來看他最終花了多少時間才買到車票,但疑惑這位年輕人是否意識到他的小題大作實際上進一步延誤他的行程。這例子正正展示情緒和忙亂的思緒如何在不知不覺中使我們不能專注在重要的事情上。

Continue reading 施達家書 | 2019年3月

扶貧教育由「少」開始

[《呼聲》231期 ─ 扶貧教育由「少」開始] 主題.本港扶貧教育事工

撰寫:黎嘉晉

 

「你的衣櫃有多少件衣服?」

 

大概,你不記得確實數量。或者,你會答:「我不知道。」真相,可能是,數也數不清。

 

與許多香港人一樣,梁成裕牧師擁有的衣服比需要的更多。當施達同工在一次教會聚會上提出上述問題時,與會的梁成裕發現,自己是擁有最多的。

 

不過,擁有比需要更多,不是正常嗎?

Continue reading 扶貧教育由「少」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