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的無限可能性 | 植燦明

[《呼聲》209期 ─ 0.3%的無限可能性] 主題.國家發展

作者>植燦明(項目同工)

Salaam!孟加拉穆斯林打招呼,通常說「Salaam」,祝願對方和平、平安。「平安」是愛好和平的孟加拉穆斯林的基本渴求,只是在現實生活中,平安和睦卻並不易尋見。

我相信,真正的平安是由上帝而來,並藉基督教會帶動,在社羣當中實踐。雖然基督徒只佔孟加拉全國人口的0.3%,當地信徒羣體卻積極在無助、感絕望和缺乏互信的羣體中服侍,為要叫他們得平安。

Continue reading 0.3%的無限可能性 | 植燦明

一起培育孟加拉新生代

[《呼聲》209期 ─ 0.3%的無限可能性] 向世界.出發

孟加拉的識字率不足五成,而政府辦的學校大多位於城市,居於邊陲地區的兒童要上學,路途既遙遠亦充滿危險。有見及此,World Concern Bangladesh在1999年起資助當地的山區小學,並提供教師培訓,給予邊陲地區的窮困兒童上學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一起培育孟加拉新生代

願他們夢想成真

[《呼聲》209期 ─ 0.3%的無限可能性] 童心.童行

每個人當接觸「童心童行」兒童事工的受助兒童都不難發現,無論是居於哪個地區,孩童都總有自己的夢想,而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極之珍惜所擁有的學習機會。或許,這是困乏生活所帶給他們生命上的鍛鍊。

Continue reading 願他們夢想成真

休息 ‧ 痊癒 ‧ 再上路 | 陳佩詩

[《呼聲》209期 ─ 0.3%的無限可能性] 施人.空間

作者>陳佩詩(項目部主管)

過去曾經離開扶貧工作這個領域一段日子,能再次回來、重新出發,感到是很大的恩惠。能夠持續參與扶貧事工,見證上帝在不同地方、不同羣體的奇妙作為,是多麼有意義的事。

Continue reading 休息 ‧ 痊癒 ‧ 再上路 | 陳佩詩

「足」動世界 | Mindy

[《呼聲》208期 ─ 「足」動世界] 主題.減貧行動

撰寫>關靜怡(行政及發展部同工)

每當提及「貧窮」,很快會聯想到一些在報章或電視常見的畫面:非洲的飢餓兒童、中國山區的農民、生在戰亂的難民……每次看到,我心裏都會有一分酸溜溜的感覺,急切期盼他們能獲得金錢、資源和就學的機會,以為這就是解決貧窮的治本良方。直至半年前加入施達,接觸前線扶貧工作,才理解到真正的「貧窮」,不單單是金錢的缺乏,而是沒有選擇的權利。

Continue reading 「足」動世界 | Mindy

給印度德里貧民窟居民一個安居夢

[《呼聲》208期 ─ 「足」動世界] 向世界.出發

在印度德里的1,630萬人口中,估計有180萬人居於貧民窟。他們大部份是由鄉村和其他省份移往大城市,尋找更美好的生活。然而,貧民窟裏環境擠迫、水電廁不足、衛生情況惡劣,加上居民大多沒有正式的身份證明,不穩定的就業和昂貴的基本生活開支,令他們的安居夢幻滅。

Continue reading 給印度德里貧民窟居民一個安居夢

戰地兒童仍存希望

[《呼聲》208期 ─ 「足」動世界] 童心.童行

過去60多年,緬甸孟邦(Mon State)不斷經歷內戰,許許多多的家庭因戰爭而失散。戰亂裏、逃難時,父母找不到本應同行的子女,周圍烽煙四起,怎也找不着他們的蹤影。為了保命,只好藏身於森林深處,一住就是十多年。失散了的年幼子女,相信亦凶多吉少。

Continue reading 戰地兒童仍存希望

放眼天父世界 | Samantha

Samantha(右)與同工Mindy今年六月尾一起到馬來西亞參與會議

[《呼聲》208期 ─ 「足」動世界] 關懷.起動

作者>黃朗寧 (Samantha)

活在這個現實到令人喘不過氣的社會,要持守信念和理想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能夠進大學之前,花一年去尋找到被造的目的,認清目標,並向着標竿直跑,比起盲目地跟隨社會步伐,選擇只為了預備未來就業的教育,更能夠好好裝備自己。因此我決意這年放眼認識天父所造的世界,感恩天父亦給予我這個在施達學習三個月的珍貴機會。

Continue reading 放眼天父世界 | Samantha

貧窮人的寶藏

[《呼聲》207期 ─ 貧窮人的寶藏] 主題.事工專題

「扶貧」一詞彷彿帶着富與貧、強與弱、高與低、施與受的差異。然而,當進入生命轉化的場景,卻發現所謂的「貧窮人」,反成了神轉化生命與社羣的器皿。

Continue reading 貧窮人的寶藏

關懷中國雲南大理的受愛滋病影響的家庭

[《呼聲》207期 ─ 貧窮人的寶藏] 向世界.出發

受愛滋病影響的人最需要的是愛和接納。他們往往活在幽暗中,心靈更因被遺棄、遭孤立而受苦。在傳統的中國社會裏,愛滋病更是忌諱,受影響的人承受的壓力實在難以筆墨形容。

Continue reading 關懷中國雲南大理的受愛滋病影響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