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印度人為自己的權利發聲──教會團體作政府與村民橋樑

夥伴EFICOR於比哈爾邦的15所村莊建立災害管理委員會(Disaster Management Committee, DMC)。DMC成員塔庫爾(Thakur)先生(圖中)協助村裏的寡婦、長者與殘疾人士等獲取撫恤金及其他政府福利

 

當面臨自然災害,貧窮人往往是最無助與脆弱的。這一方面他們的防災與應對災害的知識有限,另一方面是即使有可用的公共或社會資源對付災害,他們可能不知道它們的存在,甚或不知道如何取得它們。施達基金會在印度的夥伴機構,看見貧窮人在擷取資訊與政府援助的困難。

 

Continue reading 讓印度人為自己的權利發聲──教會團體作政府與村民橋樑

能救一個就是一個

夥伴同工隨身帶着12星期大的胚胎寶寶模型,向在醫院預備流產的婦女傳遞「生命無價」的信息。


墮胎,一個血淋淋的名詞。

維基百科如此詮釋:墮胎,又稱人工流產,或是誘導性流產。指的是在胚胎或胎兒自己能存活之前,以切除或強制的手段移出子宮的方式,終止懷孕狀態。

國內一孩政策影響之下,每年約有數百萬的婦女和母親墮胎或絕育。當中國官方報告指出每年墮胎1,300萬宗的聲音還言猶在耳之時,已經有美國人權組織提出這數字實在難以接受,實際發生的數字其實再多1,000萬宗。根據這數據,中國每日有墮胎63,013宗,每小時2,625宗,每分鐘就有43宗。由於種種的原因,使墮胎漸漸成為「合理」,並且在整個社會之中默默認同,從內地醫院廣告之中看出倪端:一個婦人因着突如其來有了孩子而感到困惑,因為醫院的無痛流產之後,家人甚至奶奶都很開心地歡迎她回家。在種種的社會風氣影響之下,形成性開放低齡化,墮胎風氣盛行。

Continue reading 能救一個就是一個

打擊殘酷女性生殖器官切割 保障女性身心生活

將全部或部分陰蒂和陰脣切除,透過傷口自然縫合增生的組織,來覆蓋大部分的陰道口。我們不用親身經歷,只要單靠想像,已覺這種女性生殖器官切割(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是非常殘忍的行為。更叫人難以接受的是,這傳統惡習是為了杜絕女性進行婚前性行為,以保貞節。埃塞俄比亞是其中一個仍然有未婚女性進行FGM的地方。FGM對女性的心靈造成極大的創傷,身體亦會承受長期的傷害,包括增加分娩時難產的危險,及性交時引發痛楚。

Continue reading 打擊殘酷女性生殖器官切割 保障女性身心生活

讓津巴布韋無證者復得公民權利

津巴布韋失業率高,不少居民為了生活,選擇到鄰國打工,53歲的Sithembile便是其中之一。她過去在鄰國博茨瓦納打工期間誕下了女兒Thembelihle,由於並非在本土出生,Sithembile一直未能循一般途徑替女兒申領津巴布韋的身份證明。沒有公民身份,帶來的是失去獲得良好教育和醫療的機會。去年九月,Thembelihle開始參加施達夥伴Trinity的兒童工作坊,學習到有關兒童權利和公民的基本權益,為她帶來了一線曙光。Thembelihle回家後,告訴父母相關資訊和註冊程序。Sithembile的丈夫馬上聯絡Trinity,協助女兒申請出生證明和身份證。經過六星期的辦理手續,Thembelihle終於取得了自己的出生證明,得享與其他小孩同等受教育和獲醫療保障的權利。擁有運動天份的她,終於可以如願以償,能以國民身份參加運動比賽,一展所長。

Continue reading 讓津巴布韋無證者復得公民權利

早婚以外 另一種人生

在孟加拉的傳統觀念裏,為少女安排早婚是對家庭的一個祝福。

住在孟加拉貧民窟的Rainy(假名)來自一個印度家庭,由於是最低的種性,所以家中靠屍檢、清潔維生,而且不可以與其他社羣交流,女孩子亦不允許踏出屋外。她的父母相信,能夠在女兒年少的時候為她定下婚事,對家裏是一個祝福。因此,當Rainy 15歲的時候,一戶富有人家向她提親,她的父母十分高興,但是Rainy並不然。「我只有15歲,還是一個孩子而已,我不想現在就結婚。」即使她向父母提出反對,父母亦不理會她的意願和顧慮,繼續積極籌備婚禮。直至SATHI同工探訪Rainy一家,解釋早婚的害處和違反法律,她的父母才被勸服,願意取消婚事。

在孟加拉,不少少女同樣有着被安排早婚的遭遇,但Rainy是當中幸運的一個,可以擺脫這個惡習,並且能夠完成中學教育。

Continue reading 早婚以外 另一種人生

埃塞俄比亞男女聯手抗衡傳統陋習

在埃塞俄比亞,不少婦女及女童仍受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威脅[1],這種剝奪女性尊嚴的陋習,為受害者帶來嚴重的身體折磨及心靈痛苦。要抗衡這傳統陋習,除了女性,男性的參與絕不可少。

Continue reading 埃塞俄比亞男女聯手抗衡傳統陋習

孟加拉少女有宏願,獲支持

Jannatul的名字意指「天堂的花園」(Garden of Heaven)。她所展現的生命就如她的名字般,雖然面對貧窮和社會性別的規範,但都不能限制她擁有和追求夢想,生命要如鮮花般綻放美艷的色彩。

Continue reading 孟加拉少女有宏願,獲支持

從生命到生活 與津國人同行

父母為初生的嬰兒領取出生證明看來是很正常的事,但在津巴布韋的居民而言,絕非理所當然。他們會因着各種原因,而無法為嬰兒領取出生證明,使嬰兒在日後的成長路受無證所限。

Continue reading 從生命到生活 與津國人同行

打破傳統惡習,讓婦女活出自身的價值和尊嚴

[《呼聲》215期 ─ 埃塞俄比亞.童心童行20年] 向世界.出發

要打破傳統惡習,不是一蹴即就的事情,需要持續不斷的介入和倡議,才稍見成效。施達埃塞俄比亞夥伴Kale Heywet Church Development Commission (EKHC-DC) ,致力在當地推行打擊女性生殖器官切割(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的行動。雖然當地政府早已立法禁止FGM,但藉切割女性生殖器官來確保未婚少女的貞操這一思想和惡習,在當地社會仍然根深柢固。因此,夥伴積極透過大型的倡議活動和工作坊,讓當地人認識女性被切割生殖器官的壞處,並組織打擊FGM小組及招募社區關注大使,推行社區教育工作。

Continue reading 打破傳統惡習,讓婦女活出自身的價值和尊嚴

尼泊爾婦女也能活出自信享尊嚴

[《呼聲》210期 ─ 無牆的點與線] 向世界.出發

男尊女卑和種姓制度深植尼泊爾社會文化,當地婦女,特別在農村地區,少有參與社經活動和決策過程,不但無法表達她們的聲音,更受制於社會制約裏性別不平等的對待,在她們的生活裏設下了種種的限制,難以突破生活困境。

Continue reading 尼泊爾婦女也能活出自信享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