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與整全使命

[《呼聲》232期 ─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 回歸.聖言

作者:區秉中(牧職神學院講師)

 

復活是有關終末的一個題目,而整全使命涉及信徒對大地的照顧與管理,兩者似是有點風馬牛不相及,但信徒的終末觀會影響他們對使命的理解,例如人若相信世界最終被徹底毀滅,他就不會那麼著重要建設這個步向滅亡的大地。相反,若信徒所盼望的新天新地跟現時這個世界有一定的延續關係,他們對這個世界的發展及保育就可能有截然不同的觀點。

 

哥林多前書十五章是一段有關復活信念的重要經文,保羅以58節的經文篇幅,有條不紊地藉著耶穌基督復活的見證反駁哥林多教會的錯誤復活觀(1-34),並以多個比喻正面指出信徒復活的身體將會是一個完全嶄新的形體,跟現時的肉體不可同日而語(35-44)。此外,保羅指出基督復活與信徒復活有密切關係,前者可說是後者的樣版(23,48-49)。那麼基督的復活有何特點讓信徒可以大概想像他們復活的模樣?經文先後兩次提到基督復活後勝過死亡(25-26,54-57),在54至57節的一段更引用舊約以賽亞書及何西亞書描述「死被得勝吞滅」。然而,所謂勝過死亡具體而言是甚麼意思?本文難以深入討論,但值得思考的問題是:若復活的身體只是一個完全嶄新的身體,人最初在世的身體可說是被死亡奪去了;但若復活的身體既是嶄新又是現時的身體之延續,這是否更顯出基督復活的大能勝過死亡?

 

林前十五只討論人的復活,沒有直接提及大地的更新。但有學者如賴特(N. T. Wright)從復活觀念討論新天新地,他提出那必要實現的天國不是抽離現今這個世界的另一個嶄新天地,而是基督在終末臨在這地上並帶來更新的世界,所以天國可說是既嶄新又是延續。賴特引用林前十五58的勸勉,提出信徒現時所作的工作,或是建設、追求公義、關顧等不會只有今生的果效,它們都是建立最終實現的天國的一部份工作。

 

在救助及關懷大地的事奉上,我們或感到所作的只是杯水車薪。雖然我們都相信不論事奉果效如何,上帝總會記念我們的勞苦,但林前十五章對復活的反思及賴特的終末觀為我們提供多一個角度,肯定我們現時對大地的照管、對人的幫助及對公義的追求,都可以是實實在在有份於那必要成就的天國。

 

返回《呼聲》

 

 

貧窮人的寶藏

[《呼聲》207期 ─ 貧窮人的寶藏] 主題.事工專題

「扶貧」一詞彷彿帶着富與貧、強與弱、高與低、施與受的差異。然而,當進入生命轉化的場景,卻發現所謂的「貧窮人」,反成了神轉化生命與社羣的器皿。

Continue reading 貧窮人的寶藏

我愛大地 我起步

[《呼聲》173期 ─ 我愛大地 我起步]

想到貧窮,許多人不期然會想起貧困農民站在貧瘠的土地上,臉上帶着無奈與無助的神情。想到脫貧,不少貧農以為離開農村,才是擺脫貧困之路。但實情是否如此?

Continue reading 我愛大地 我起步

愛鄰舍,無私效基督!

[《呼聲》172期 ─ 愛神所愛]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林前十三1)

認信耶穌,跟從基督的人,盡心、盡意、盡性愛神的同時,也要「愛鄰舍如同自己」(參路十27)。無論我們身居哪個國度,鄰舍近在咫尺,亦遠在天涯。

印度人口眾多,2008年估計接近11億4, 800萬,排名世界第2。由於貧富差距大,都市中有不少貧民窟,登革熱、瘧疾、日本腦炎、A型肝炎、E型肝炎等疾病肆虐。 感染愛滋病的孤兒達370萬。然而,首都新德里 RAFA  Home [1] 一雙基督徒夫婦,在育養自己3名子女同時,更收納 7 名愛滋病孤兒。施達基金會於2010年3月上旬,發起一次印度體驗之旅。讓我們細聽體驗團部分成員娓娓道來對這雙夫婦全人奉獻的感受﹕

江惠明﹕「一直以來,愛滋病對我來說是很遙遠的事,沒想到今次有機會面對面的接觸病人,本來已是一個震撼,但更震撼的,是我們在一個愛滋病童之家裏看到一份捨己、謙卑、無條件的愛。一對本已育有三名子女的基督徒夫婦,在一名家務助理的協助和教會的支持下,照顧七名全為孤兒的愛滋病童……是的,我們從那七個曾經飽歷創傷的小心靈身上,的而且確看到了『耶和華醫治』……的恩典和在主基督裏的彼此相愛(七個孩子都已信主)。此刻,我的心在流淚,但這是感恩的眼淚。」

梁秀慧﹕「我很欣賞這個家庭對神的委身和無私的付出。他們愛那些染病的孩子,既視如己出,也盡心教導聖經真理,並陪伴他們到醫院覆診和輔導他們的情緒。他們的服侍殊不簡單……聽到他們口中常感謝神……和歸榮耀予神,我也充滿感恩。」

Jessica ﹕「我看見主耶穌在我們中間……而這幾個孤兒……因着主耶穌的大愛,他們更寫下自己的願望,希望可以幫助其他人。這羣孩子,隨時都面對着死亡的威脅,仍然勇敢的面對生命。看着孩子……堅毅的生命力和姊妹對基督的委身,我哭了。」

你我一生的課業,就是追隨基督,效法祂,成就神的工程,轉化人心,讓神透過我們締造歷史。[2]

[1] 希伯來文 rāfā  指「醫治」。參出埃及記十五章26節。
[2]  Brooke Bronkowski, ‘ Since I have my life before me’, in Francis Chan, Crazy Love:Overwhelmed by a Relentless God ( Colorado Springs, CO : David C. Cook, 2008 ), 46~48.

卻要有愛

[《呼聲》169期 ─ 不止息的愛]

兩年前的5月3日,新聞傳來緬甸遭逢百年來最嚴重風災的消息。當大家仍震懾於颶風下數以十萬計的死傷人數,中國四川緊接又發生世紀大地震,新聞頭條立時換上一幅幅地裂路陷、斷橋塌樓、亂堆搜索的情景,大眾的關注亦由緬甸轉移四川。

雖然緬甸風災的死亡人數是四川地震的兩倍,當地政府的災後救援和應變安排,亦遠較中國遜色。然而,無論是賑災奉獻數字,或崇拜程序表和電子平台上所載的代禱事項,香港教會和信徒的關注大多投向四川。

人的憐憫和愛心由最親密的人開始向外延伸,對同胞有更多的關愛,無疑是自然的人性表現。然而,主耶穌吩咐我們到世界各地為祂作見證人(徒一8),祂期望我們的愛是不分種族和遠近。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每天透過不同媒體和平台接收無數資訊。翻閱報章,我們可能為那宗佔據兩大版面的災難,頓時感到戚戚然,但當翻到副刊或娛樂版,目光和思緒就由叫人扎心的圖片和描述轉至各類生活趣聞或喜愛的電影上。數分鐘前,被震懾的心靈或許就在這一瞬間平復,災民懇切的呼號也隱沒了。

然而,我們所相信的神,從不忘記困苦人的哀求,祂是幫助沒人搭救的(詩九12、七十二12)。因此,我們也要建立恆久的愛,時刻提醒自己要記念遭遇各樣災害困苦的人:只要我們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內」(來十三3),將心比己,定能體會災民迫切渴望獲得關注的心情;只要我們毋忘賑災背後是本於愛,也要忠於愛,切莫讓我們的慈心因看慣了各樣災難畫面而出現疲態,也免得我們把捐獻變成了例行公事,或是別人眼中無可指責的基本舉動。沒有了愛,這一切都與你無益(林前十三1-3)。

每一個受災數字背後,是一個個神所疼愛、看為寶貴和獨特的生命;每一幅災難相片記載的,是正在等候神拯救、安慰和更新的地方;每一段呼籲字句,是以信、望、愛回應生命需要的呼召。願意我們一同記念各樣災難中受災者的需要,守望神的用人在前線的工作;並以帶著恩慈和公義的愛,延伸關注災難背後更深層的問題,以凡事相信和盼望的愛,從根本處扶助貧困者擺脫災難與困苦(林前十三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