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事成

[《呼聲》188期 ─ 心想事成]

Rama從小就失學,不會讀不會寫,生活遇到諸多不便。她希望能讀書識字,可以自己簽名。

Angel 罹患肺結核,同時也面對家暴問題。她希望身體健康,不再受虐。

Sunita天生兔脣,不但影響外觀,還導致吞嚥困難和語言障礙。她希望能進食暢順,口齒伶俐。

源自社會的貧困

Rama、Angel和Sunita的遭遇,獨立來看,彷彿是來自自身的不幸、羸弱和先天缺陷等;但若從她們處身的場景仔細觀察,不難發現她們的貧乏主要源於社會資源缺乏和不平等的社會制度。

Continue reading 心想事成

行出無窮路

[《呼聲》185期 ─ 行出無窮路]

試想像,假如你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看見一位沒有穿着鞋襪的人正迎面走來,你會有甚麼反應?好奇?竊笑?冷眼旁觀?還是見怪不怪?事實上,每天我們在上班、上學、上教會、逛街途中,不知跟多少貧窮人擦身而過。雖然身處同一社區,但我們與貧窮人卻似乎有着不能逾越的距離,他們的存在、處境、聲音,隱沒於社區邊緣處。

在發展中國家的城市邊緣,貧民窟隨處可見,居於其中的社羣,每天遙望着城市中食、住、交通、醫療等高生活水平,自己卻要過着捉襟見肘、掙扎求存的日子,加上其他人對他們的境況置若罔聞,他們往往容易迷失於理想與現實的落差中。在這種備受社會孤立、遺棄的處境下,試問誰又願意向他們施以援手?


不少城市貧困家庭蝸居於惡劣擠迫的貧民窟中

同行,走出家暴陰霾

印度全國城市貧民窟人口,到2011年年底估計逾9,300萬人,較2001年的7,500多萬人增加了1,700多萬,其中首都新德里的貧民窟,人口將達316萬。[1]當地夥伴門徒訓練中心(DC),願意主動走入新德里的貧民窟裏,服侍這羣被社會大眾遺忘的居民,包括飽受家暴傷害卻只能噤若寒蟬的婦女,協助她們重拾尊嚴與信心。

Sita的丈夫是一名泥水匠,夫婦二人育有五名子女,一家七口為了生計,從比哈爾邦遷到新德里。在貧民窟內,Sita的丈夫沾染酗酒惡習,還對她拳打腳踢,但她目不識丁,從前只當過傭人,既缺乏自信,亦因身處貧民窟而不易尋求協助,惟有啞忍。


夥伴組織當地貧民區內婦女成立自助小組,建立她們的能力與自信

當夥伴得知Sita的情況,便開始嘗試透過主動接觸和聆聽,藉以幫助她從孤立無援的境況中尋求出路,這讓Sita覺得不但有人願意聆聽和支持她,還有機會認識上帝的大愛。後來,她開始定期參與祈禱會和教會聚會,也在家中禱告。自此,Sita一家經歷了轉變,孩子於晚飯時會祈禱,丈夫更減少喝酒,再沒有向她動粗。Sita自己也走出陰霾,增添了自信,經歷身心靈的轉化。她且加入成為社區內自助小組成員,並參加了成人識字班,日子過得既充實又有意義。

介入,維護外勞權益

家庭問題並非貧困社區的獨有現象,但不少蝸居貧民窟的家庭給排擠至社會邊緣,倘若沒有其他人主動接觸和介入,問題不一定能得到正視、處理甚至解決。除了家庭問題外,離鄉別井的外勞,原本希望到城市尋找工作,改善生計,反倒遇到僱主的剝削和欺壓,被迫接受不公平的就業待遇。眾多外勞雖肩負着城市人不願從事的危險、令人厭惡又或低技術的工種,卻得不到社區的接納和肯定,甚至失落於生活更形艱苦的困境裏。Tune來自緬甸,在泰國清萊海鮮市場工作了七年。他的僱主經常無理取鬧,又不時誣蔑Tune與妻子有染。終於,Tune忍受不了,留下僱主所買的電單車,立即辭職,以為事情到此會告一段落,卻差點蒙冤受牢獄之災。


在夥伴的協助下,外勞難得能與家人共敍天倫

後來,僱主因為找不到人頂替Tune的崗位,以致生意變差、收入減少,因而遷怒於Tune,竟然誣告Tune把電單車盜去。Tune雖然僥倖逃過警察的追捕,卻走投無路、孤立無援。泰國夥伴湄公少數民族基金會(MMF)與泰北清萊一家緬甸教會建立的外勞網絡,主動介入Tune的個案,不但為求助無門的Tune提供棲身之所,還協助Tune與僱主斡旋,最終僱主願意和解,Tune不再蒙上不白之冤。夥伴與教會建立這個當地首個,亦是目前唯一的外勞網絡,除了處理像Tune這樣的勞資糾紛,並提供外勞權益及法律支援外,更安排義工在五個項目點收集最新的外勞情況,主動了解他們的需要,組織並與區內外勞建立關係,幫助這些弱勢羣體表達他們的聲音,和促使社區認同他們的存在和貢獻。

行動改變世界

貧窮問題在城市較農村蔓延得更快。全球有十億人居於貧民窟,他們每天身處擠迫、充滿污染、危機四伏的居住環境。解決住屋需要、加強社會及醫療衞生服務,對打破城市貧窮的惡性循環無疑十分重要。[2] 這十億人,不僅代表數目多寡,而是十億個生命,且是上帝安置於我們身邊的鄰舍。他們可能像Sita和Tune一樣,正正活在城市某個不多人願意接觸的角落中。


你願意脫下鞋襪赤腳走一圈,籌款支持城市貧民改善生活、建立能力嗎?

為了踏出打破我們與貧窮人的隔閡,朝向「無窮」希望的一步,你願意成為那位沒有穿着鞋襪的人,走在街道上,體驗貧窮人缺乏資源的感受,並為他們出一分力,籌款支持更多城市貧窮人改善生活嗎?我們誠邀你與親友一起參與今年11月5日(星期六)的施達赤腳行,舉步為施達城市發展項目籌款。集結赤腳力量,行出無窮之路!

[1] http://finance.people.com.cn/BIG5/12635213.html
http://articles.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2010-11-15/mumbai/28263181_1_slum-population-rajiv-awas-yojana-urban-poverty-alleviation-ministry
[2] http://www.unfpa.org/pds/urbanization.htm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走入貧窮地

整全關懷 重尋使命

[《呼聲》184期 ─ 整全關懷 重尋使命]

在雲南耿馬縣一個佤族社區,一對年老夫婦,照顧兩名孫兒。大孫女5歲,為年老夫婦兒子所生。這兒子吸毒,且因與別人共用針筒而感染愛滋病病毒,妻子故此出走,兩老便承接照顧長孫女之責。小孫兒阿寶(化名)3歲,乃年老夫婦女兒嫁到緬甸,感染愛滋病病毒後所生,因此阿寶也受感染。由於家庭暴力的緣故,阿寶母親遂攜着阿寶返回雲南娘家,抵埠時,身體已非常虛弱,一星期後便撒手塵寰,遺孤便由兩老照顧。

Continue reading 整全關懷 重尋使命

半邊天的彩虹

[《呼聲》182期 ─ 半邊天的彩虹]

走在孟加拉的大街小巷上,隨處可見婦女身穿色澤絢爛的「紗麗」。然而,在繽紛奪目的色彩下,可曾想過當地不少婦女所面對的,卻看似是暗淡無光的現況,和卑微無助的處境?

在父權社會文化影響下,男尊女卑的情況在孟加拉十分普遍,女性的尊嚴、權利和地位狀況實在令人關注。年輕少女被迫早婚早育,從此墮入更深困厄之中。許多婦女需要堅守「女主內」的角色,難以出席公眾場合、在外工作,甚至參與社區事務決策等。涉及性侵犯、家暴的暴力個案無日無之,有婦女因支付不起鉅額的嫁妝,婚後屢遭丈夫拳打腳踢和虐待,最終身心皆創。根據聯合國發展計劃署(UNDP)之《人類發展報告2010》指出,孟加拉屬於人類發展水平低的國家,其社會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在169個國家中排名第116位。[1]


要解決孟加拉的貧窮問題,豈能無視當地女性的處境?

從自強到承傳

孟加拉首府達卡,是全國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有「清真寺之城」之稱。繁華背後,市區的貧民窟內卻訴說着婦女自強不息的生命故事。

約八年前,Shaniur一家居於貧民窟,與其他婦女一樣,她留守家中照顧家庭,沒有能力賺取收入,只能過着困苦的生活。其後獲夥伴SATHI鼓勵,與社區內其他婦女組成自助小組,學習縫紉作為一技之長,還可以將謀生技巧傳授予她十六歲唸九年級的女兒,母女同心協力幫補家計,改善生活。


Shaniur與女兒合力縫製小短褲,自力更生,改善生活條件

「現在,我和女兒Sumi利用以小額貸款買來的衣車,一起縫製小短褲,再由我六十多歲的媽媽將製成品拿到市場賣。生意尚算不錯,由起初每月只能賺1,000塔卡(約107港元),到目前能夠有4,000至5,000塔卡(約426至533港元)的收入。」Shaniur這個三代同堂的家庭所承傳及獲得的,不單是金錢回報、謀生能力,還有盼望和自信。

除了像Shaniur一家能夠得到個人能力提升外,SATHI鼓勵社區所有居民參與社區發展過程,成立婦女小組及男士小組,並合組成為居民組織,讓男女均有機會參與其中,接受領袖訓練和識字、保健、理財等培訓,且共同討論公義及權益的相關議題。藉此平台,婦女在社區發展過程中,能申述自己的需求、聲音,不再被邊緣化,從而促進社區兩性平等共融。


婦女小組成員不但經歷個人生命轉化,更積極參與社區發展

從冷淡到投入

孟加拉北部Netrokona的偏遠地區,住有不少貧困、無土地、無權無勢的邊緣家庭,來自這些家庭的少女,是夥伴PARI的主要服侍對象之一。

為了打破傳統輕忽女性的習慣,PARI定意擴闊社區的公共空間,遂於項目村內成立一個少女小組,鼓勵她們從小就勇於表達,求取參與的機會。然而起初家長對此反應冷淡,因為不欲年幼女兒拋頭露面。最後夥伴以成立小組的好處及重要性,成功說服家長支持。


突破傳統框框,少女小組勇於表達自己和社區的需要

這些少女參加小組後不久便投入起來,經常聚在一起探討社會議題和權益問題,並接受縫紉、電腦等技能培訓。最令人鼓舞的是她們自發動手修葺村內的一條泥路,除了為確保自己和村民出入安全,更以身作則,鼓勵整個社區發揮互助互愛精神。這個行動證明只要大家提供空間,女性同樣樂意和有能力參與社區事務,為民生帶來改變。

從忽略到參與

Patuakhali地區位於孟加拉南部,東臨代杜利亞河,南濱恆河口,每年總逃不過洪水氾濫一劫。夥伴孟加拉World Concern在該處協助居民建立防災抗災的能力。

在性別定型觀念下,男性一般比女性擁有更多資源及自主能力,包括營養健康、決策、經濟收入、求生技能、打扮服飾等。這些優勢,為男性在自然災害發生時帶來較高的生存機會;相反,由於女性的需要及處境經常被忽略,而較易受傷亡威脅。

有見及此,孟加拉World Concern盼望鼓勵社區內所有人,包括婦女,共同評估災害發生頻率及嚴重程度所帶來的影響,並制定災害預警措施及逃生安排。在過程中,邀請婦女表達意見及參與決策;同時為她們提供求生技能如游泳、爬樹,以及災害緩減、氣候變化及環保的相關知識和技巧訓練,以確保婦女擁有充分的災害應變能力及相關資源。


當地婦女一般蓄長髮、穿長裙,在洪水中逃生時,這些裝束往往成為阻礙

行動改變世界

上帝昔日按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只有當男人和女人活在夥伴的關係中,「上帝的形象」才可圓滿地反映出來。[2] 可惜的是,跟不少貧窮地區一樣,孟加拉兩性的地位、價值、分工、機會和資源權力分配仍存着很大差異,對活出這種夥伴關係構成障礙。要幫助孟加拉脫離貧困的桎梏,爭取性別平等是必須正視的一環。無論是孟加拉、世界其他貧困地區,甚至香港,祈盼我們同心跨越性別歧視的障礙,得以從貧乏邁向豐盛,讓更多人的生命宛如「紗麗」般散發亮彩,更若天虹那樣燃點希望。

[1]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0, Table 4–Gender Inequality Index, UNDP
(http://hdr.undp.org/en/media/HDR_2010_EN_Table4_reprint.pdf)
[2]黃儀章:《創造、立約與復和──訓誨書主題研究》(香港﹕天道書樓,2004年2月第二次印刷),頁104。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性別平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