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轉化中讓愛連結彼此

[貧民窟項目事工分享 | 2016年8月]

根據2014年聯合國人居署於世界人居日公布的數字,全世界城市人口當中有四分之一居住在貧民窟。[1]

為了尋找更大的經濟發展機會,農村的人來到城市,於是,農村人口大量並迅速往城市遷移,城市規劃不足,難以負荷遷來的人口,加上不平等和貧富不均的問題,隨着城市貧窮人口的膨漲,貧民窟的人口亦增加,兩者有持續上升的趨勢,情況堪憂。

Continue reading 在轉化中讓愛連結彼此

早婚以外 另一種人生

在孟加拉的傳統觀念裏,為少女安排早婚是對家庭的一個祝福。

住在孟加拉貧民窟的Rainy(假名)來自一個印度家庭,由於是最低的種性,所以家中靠屍檢、清潔維生,而且不可以與其他社羣交流,女孩子亦不允許踏出屋外。她的父母相信,能夠在女兒年少的時候為她定下婚事,對家裏是一個祝福。因此,當Rainy 15歲的時候,一戶富有人家向她提親,她的父母十分高興,但是Rainy並不然。「我只有15歲,還是一個孩子而已,我不想現在就結婚。」即使她向父母提出反對,父母亦不理會她的意願和顧慮,繼續積極籌備婚禮。直至SATHI同工探訪Rainy一家,解釋早婚的害處和違反法律,她的父母才被勸服,願意取消婚事。

在孟加拉,不少少女同樣有着被安排早婚的遭遇,但Rainy是當中幸運的一個,可以擺脫這個惡習,並且能夠完成中學教育。

Continue reading 早婚以外 另一種人生

與孟加拉貧民窟的童工同行

開學近一個月,家長們多有擔心自己的孩子是否適應新學年的學習生活;然而,孟加拉的家長卻在擔心孩子的福祉和工作時的安全。2012年,孟加拉裏年齡介乎5至14歲兒童中,童工佔17%。根據美國勞工部的資料顯示,孟加拉兒童從事最危險的童工工種,以農業和家居服務為主。他們從事農業工作時經常操作危險工具、搬運重物,並使用有害的殺蟲劑。而女童則多在私人住戶裏當家庭傭人,不但工作時間長,還有機會遭受歧視和騷擾,甚至受到情感、身體和性虐待。[US Embassy, UNICEF]

Continue reading 與孟加拉貧民窟的童工同行

為雲南教會關社事工的進展感恩

[ePrayer – 為雲南貧困兒童禱告]

雲南耿馬基督教兩會的社會事工部與逾十間當地教會,於近日家訪社區中的遺孤及弱勢兒童,社會事工部會給兒童分發糧食援助。經過三年施達的介入跟進,村裏將首次有五名佤族學生升讀高中。佤族有早婚的傳統,很多青年早於15至17歲便結婚,當地教會正組織青年小組,藉此鼓勵青年人爭取機會,在於婚前努力學習、發展潛能和品格。

Continue reading 為雲南教會關社事工的進展感恩

半邊天的彩虹

[《呼聲》182期 ─ 半邊天的彩虹]

走在孟加拉的大街小巷上,隨處可見婦女身穿色澤絢爛的「紗麗」。然而,在繽紛奪目的色彩下,可曾想過當地不少婦女所面對的,卻看似是暗淡無光的現況,和卑微無助的處境?

在父權社會文化影響下,男尊女卑的情況在孟加拉十分普遍,女性的尊嚴、權利和地位狀況實在令人關注。年輕少女被迫早婚早育,從此墮入更深困厄之中。許多婦女需要堅守「女主內」的角色,難以出席公眾場合、在外工作,甚至參與社區事務決策等。涉及性侵犯、家暴的暴力個案無日無之,有婦女因支付不起鉅額的嫁妝,婚後屢遭丈夫拳打腳踢和虐待,最終身心皆創。根據聯合國發展計劃署(UNDP)之《人類發展報告2010》指出,孟加拉屬於人類發展水平低的國家,其社會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在169個國家中排名第116位。[1]


要解決孟加拉的貧窮問題,豈能無視當地女性的處境?

從自強到承傳

孟加拉首府達卡,是全國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有「清真寺之城」之稱。繁華背後,市區的貧民窟內卻訴說着婦女自強不息的生命故事。

約八年前,Shaniur一家居於貧民窟,與其他婦女一樣,她留守家中照顧家庭,沒有能力賺取收入,只能過着困苦的生活。其後獲夥伴SATHI鼓勵,與社區內其他婦女組成自助小組,學習縫紉作為一技之長,還可以將謀生技巧傳授予她十六歲唸九年級的女兒,母女同心協力幫補家計,改善生活。


Shaniur與女兒合力縫製小短褲,自力更生,改善生活條件

「現在,我和女兒Sumi利用以小額貸款買來的衣車,一起縫製小短褲,再由我六十多歲的媽媽將製成品拿到市場賣。生意尚算不錯,由起初每月只能賺1,000塔卡(約107港元),到目前能夠有4,000至5,000塔卡(約426至533港元)的收入。」Shaniur這個三代同堂的家庭所承傳及獲得的,不單是金錢回報、謀生能力,還有盼望和自信。

除了像Shaniur一家能夠得到個人能力提升外,SATHI鼓勵社區所有居民參與社區發展過程,成立婦女小組及男士小組,並合組成為居民組織,讓男女均有機會參與其中,接受領袖訓練和識字、保健、理財等培訓,且共同討論公義及權益的相關議題。藉此平台,婦女在社區發展過程中,能申述自己的需求、聲音,不再被邊緣化,從而促進社區兩性平等共融。


婦女小組成員不但經歷個人生命轉化,更積極參與社區發展

從冷淡到投入

孟加拉北部Netrokona的偏遠地區,住有不少貧困、無土地、無權無勢的邊緣家庭,來自這些家庭的少女,是夥伴PARI的主要服侍對象之一。

為了打破傳統輕忽女性的習慣,PARI定意擴闊社區的公共空間,遂於項目村內成立一個少女小組,鼓勵她們從小就勇於表達,求取參與的機會。然而起初家長對此反應冷淡,因為不欲年幼女兒拋頭露面。最後夥伴以成立小組的好處及重要性,成功說服家長支持。


突破傳統框框,少女小組勇於表達自己和社區的需要

這些少女參加小組後不久便投入起來,經常聚在一起探討社會議題和權益問題,並接受縫紉、電腦等技能培訓。最令人鼓舞的是她們自發動手修葺村內的一條泥路,除了為確保自己和村民出入安全,更以身作則,鼓勵整個社區發揮互助互愛精神。這個行動證明只要大家提供空間,女性同樣樂意和有能力參與社區事務,為民生帶來改變。

從忽略到參與

Patuakhali地區位於孟加拉南部,東臨代杜利亞河,南濱恆河口,每年總逃不過洪水氾濫一劫。夥伴孟加拉World Concern在該處協助居民建立防災抗災的能力。

在性別定型觀念下,男性一般比女性擁有更多資源及自主能力,包括營養健康、決策、經濟收入、求生技能、打扮服飾等。這些優勢,為男性在自然災害發生時帶來較高的生存機會;相反,由於女性的需要及處境經常被忽略,而較易受傷亡威脅。

有見及此,孟加拉World Concern盼望鼓勵社區內所有人,包括婦女,共同評估災害發生頻率及嚴重程度所帶來的影響,並制定災害預警措施及逃生安排。在過程中,邀請婦女表達意見及參與決策;同時為她們提供求生技能如游泳、爬樹,以及災害緩減、氣候變化及環保的相關知識和技巧訓練,以確保婦女擁有充分的災害應變能力及相關資源。


當地婦女一般蓄長髮、穿長裙,在洪水中逃生時,這些裝束往往成為阻礙

行動改變世界

上帝昔日按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只有當男人和女人活在夥伴的關係中,「上帝的形象」才可圓滿地反映出來。[2] 可惜的是,跟不少貧窮地區一樣,孟加拉兩性的地位、價值、分工、機會和資源權力分配仍存着很大差異,對活出這種夥伴關係構成障礙。要幫助孟加拉脫離貧困的桎梏,爭取性別平等是必須正視的一環。無論是孟加拉、世界其他貧困地區,甚至香港,祈盼我們同心跨越性別歧視的障礙,得以從貧乏邁向豐盛,讓更多人的生命宛如「紗麗」般散發亮彩,更若天虹那樣燃點希望。

[1]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0, Table 4–Gender Inequality Index, UNDP
(http://hdr.undp.org/en/media/HDR_2010_EN_Table4_reprint.pdf)
[2]黃儀章:《創造、立約與復和──訓誨書主題研究》(香港﹕天道書樓,2004年2月第二次印刷),頁104。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性別平等是……

共建童年歲月

[《呼聲》177期 ─ 還我童真]

2010年11月20日世界兒童日,聯合國呼籲全球關注兒童在安全環境下成長的需要:「兒童在衝突中成長,被迫離開校園上戰場,不是受傷,便是失去生命,還要跟家人分離,身心受創,他們的童真,早已被剝奪了。」[1]

數以百萬甚至億計的發展中國家兒童,無從選擇,也無力抵抗,只能活在沒有童真的童年。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國家之一的孟加拉,這樣的情況非常普遍。很多兒童沒有機會上學,貧困家庭的女孩更早於13、14歲便被家人安排出嫁,被迫提早告別青蔥歲月。施達孟加拉夥伴PARI於當地推行兒童能力提升項目,協助他們建立公義價值觀及增加謀生能力,並提高家長及社區領袖對其成長需要的認識。PARI總監Gabriel Rozario指出:「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資料顯示,2008年孟加拉男孩和女孩的輟學率分別為38%及48%;15至19歲女孩結婚比率更高達51%。」

「孟加拉兒童面對中途輟學、早婚、當童工,甚至童兵等難處,問題環環緊扣。」Gabriel認為:「兒童不能繼續上學,大都因為家人負擔不來學費、書簿費、衣服等開支,於是只能留在田裏幫忙幹活,或協助家務。由於傳統文化盛行早婚,男生踏入少年期就要外出打工幫補家計,趕在21歲成家前多為家庭賺錢;女生則被迫提早出嫁以減輕家庭負擔。」此外,家長沒有意識子女需要接受教育,也是導致兒童輟學的另一主因。「家長只考慮子女輟學後的即時影響,卻沒有深思教育為孩子帶來的長遠幫助。農村裏的家長更認為,女孩子生下來只為幫忙做家事,根本不用上學讀書。」

為了幫助兒童將來能獨立自主,PARI除了致力向他們解釋早婚及童工弊端、接受教育的重要以及提供謀生技能培訓外,促進家長及社區認識兒童成長的需要,亦顯得要緊攸關。「家庭成員對改變兒童輟學和女童被迫早婚等現象,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因此,透過教育及推動工作,讓家長明白早婚所帶來的不良影響,容許子女接受教育;亦呼籲社區竭力不為18歲以下的兒童安排婚姻,並鼓勵兒童上學。另外,為社區內居民提供有關男女及兒童社交與健康方面的分享交流機會,替社區整體發展籌謀。」

Gabriel亦體會到:「面對家長觀念保守,拒絕讓女兒接受教育,加上原教旨主義、迷信偏見、對女孩的不利社會因素等潛在挑戰,我們深深明白,推動家長、社區領袖及政府共同積極參與提升兒童能力的工作,更是重要契機之一。」

為兒童提供一個安穩的成長環境,家長和社區擔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也是建立他們童年歲月的重要基石。惟有確保兒童的童真不受剝奪,才可讓他們健康快樂地踏上充滿希望與光明的成長路。
[1] http://www.un.org/apps/news/story.asp?NewsID=36818&Cr=children&Cr1

還我童真

[《呼聲》177期 ─ 還我童真]

生活貧苦、沒有父母的孩子,心裏會想些甚麼?從這一名非洲津巴布韋孩子所寫的詩句,多少可以窺見其內心世界:

飲泣  哀哭  從沒換來任何注視
所有  一切  似在我生命中結束
朋友  父母  親屬  一個也沒有
我像遼闊森林中的小鳥  很孤單
遺孤  是我

眼看別人上學
穿戴漂亮入城
不會無所事事

此際  不禁問道
為甚麼  為甚麼是我
無人回應  靜似幽深墓地
……

「關愛」扶助孤寡

兒童要在沒有童真、失去歡笑的歲月中度過,這情況實非冰山一角。同樣來自津巴布韋的13歲女孩Catherine,亦是一名孤兒:「爸爸在我四歲的時候過身,之後便與親戚一起居住;至於媽媽,她嫌棄爸爸患病,離家出走了,我根本對她沒有絲毫的印象。」自此陪伴Catherine度日的,只有生活的艱苦,和孤寂的感覺。

直至當地夥伴關懷愛滋病家庭協會(FACT)義工探訪 Catherine和她的家人,並細心向她的親戚解釋,如何為 Catherine提供適切的幫助,Catherine一家生活才得到改善,她亦能繼續上學,可以參加兒童俱樂部(Kids’ Club) ,透過遊戲和角色扮演,和其他小孩互相關心支持,並分享對未來的憧憬。更難得的是,Catherine能享受童年生活的樂趣:每逢星期六,到義工姨姨家中玩球類活動和紙牌遊戲。


透過FACT的幫助,兒童能擁有快樂的童年生活

家訪是讓夥伴接觸及了解失怙兒童需要的切入點。義工透過定期探訪,既能讓受助兒童有所依靠,亦有助夥伴即時處理兒童家庭問題;另一方面,夥伴亦與其他組織如當地的新生中心,和學校老師緊密合作,為有需要兒童提供輔導服務,以及跟進其學習進度。從家庭及社區方面入手,對改善兒童生活可以事半功倍。

「意識」改變成俗

除透過家訪外,提高兒童、家庭及社區對兒童身心發展需要的意識,亦有助扭轉不少兒童的前景,12歲的孟加拉女孩Achom,就是其中一個真實例子。Achom小學二年級便輟學,因為她父母認為女孩子不用讀書識字,也不願意讓女兒拋頭露面,甚至聽從社區內其他人的意見,打算安排女兒出嫁。


不少孟加拉父母認為女兒不用上學,只需留在家中幫忙家事

當時,區內的青少年小組曾嘗試說服Achom父母打消這個念頭,卻告失敗,夥伴PARI的同工和義工遂再向Achom母親力陳早婚弊端。不單竭力勸導,更說明當地法律不容許早婚,以及舉出同村有女孩因被迫早婚而終生抱憾的悲劇,Achom母親最終首肯取消為女兒安排婚姻,更承諾待女兒18歲後才讓她出嫁。由此可見,當家長和社區能夠攜手改變早婚早育的風習,女孩身心靈成長才有機會得到保障。


青少年小組正游說Achom母親打消讓女兒出嫁的念頭

「福音」扭轉人生

不過,兒童居住及成長環境的安全,亦要獲致充分保障,他們才能得享光輝明天和擁有夢想。在泰國佤邦,不少男童會被徵召入伍,他們要與家人分離,失去讀書機會,基本人權也可能遭受剝奪,甚至可能喪命。今年16歲的男孩Sam 在3年前也活在當童兵的惶恐下。「我居住的村落沒有學校,沒有權利可言,我們的生活很艱苦,所有人也當兵,因為根本沒有選擇。我每天都為自己的未來祈禱,真的不想加入軍隊。」


不少泰國佤邦男童會被徵召參軍

Sam13歲時,父母及當地牧師把他送往夥伴恩典教會在美塞 (Maesai) 開設的真愛兒童之家,這個家暫時成為了他的安樂窩。「很多宣教士來到我們的學校,與我們分享耶穌基督的故事,亦會給我們帶來衣服和食物。我現在已經適應了這裏的生活,過得很開心。」他還有一個夢想:「希望將來可以成為宣教士,回到原居的鄉村。」

生活得改善、不再是一無所有的孩子,心裏會想些甚麼?從文首那位津巴布韋孩子所寫詩句的下半部份,我們略為得睹其內心世界的轉變:

但卻聽到 如雷貫耳之聲
「我是無父者之父」
我主宣告
我是窮乏人之供應者

小孤雛  你並不孤單
你  是如此珍貴無比
神  愛護蔭庇你
當你維護權利與需要
祂也在此扶持你

我  感謝袮

祈願更多兒童的生命得以改寫,遠離各樣危難、疾病、貧乏與欺壓,在家長、社區、夥伴機構與捐助者等共同努力下,還他們應有的童真。

行動改變世界──紅封包行動

你也可以支援兒童建立純真無憂的快樂童年。新春佳節將至,誠邀你參與「紅封包行動」,一起同心同行,幫助他們擺脫失學、早婚、童工、童兵等陰霾,只需每月港幣200元,便可讓四名貧困兒童接受基礎教育,或為四名兒童提供基本社區衞生知識,或供應一名在禍患中的孩子一個月的基本生活所需,又或使四名身處危難中的孩子認識他們應有的權利。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共建童年歲月

公平繭業——絲絲生計

[《呼聲》171期 ─ 公平繭業 絲絲生計]

老撾,一個位處金三角的共產主義國度,我們所知不多。過去十年,隨着經濟迅速增長,老撾正經歷翻天覆地的改變。首都萬象(Vientiane)由原先破落不堪的面貌,現已粉飾整潔,售賣各類進口貨品的商店林立,為數不少的中產階級亦在大城市冒現。

然而,國內570萬人口,超過七成每日少於兩美金生活,當中大部份為農民。[1]

「我們女人注定貧窮」,老撾婦女Vandy如是說。

生活在老撾南部一個農村,二十出頭的Vandy已育有6名子女。與很多農村婦女一樣,Vandy沒有讀書機會,每天下田工作及照顧家庭,過着傳統的農村生活,對農村以外的世界一無所知。早婚、生育眾多、缺乏教育機會,令農村婦女陷入貧窮的惡性循環。[2]


老撾是東南亞其中一個最貧窮的國家,農村婦女貧窮情況尤其嚴重

全國八成居於農村的人口,在國內僅有的百分之五適宜耕種的農地進行小規模耕作,過着僅足餬口的生活。在老撾南部塞公省(Sekong)一個偏遠農村Ban Kapeu,貧窮情況嚴重。八成村民為少數民族,大部份家庭育有很多孩子,識字率低。村民大部份以種植稻米為生,一些村民亦種植咖啡及飼養豬牛羊等牲畜維持生計。有兩家越南大型橡膠公司在該區設廠,霸佔村民土地,有些村民因無地可耕而要離開村落。過去村民亦有種植玉米賺取收入,且相當成功。然而,隨着市場萎縮,玉米無法售出,令村民血本無歸。

持續生計 受惠者眾

老撾以優質絲綢聞名,絲織品的圖案且表現國家豐富的文化傳統。編織手藝世代相傳,基本上每位婦女都掌握編織技術。絲綢生產主要包括桑樹種植、養蠶、取絲、編織等多個步驟,能為很多人帶來賺取生計的機會,當中大部份為女性,除了桑樹種植有男性參與外,養蠶、取絲、編織等都是女性主導的工作。絲綢生產是老撾世代傳統,三十多年前在塞公省是很普遍的活動。一些村民仍保留養蠶、製絲及編織技術,惜桑樹及蠶蟲已幾近絕迹。


桑樹除為蠶蟲提供食物,桑葉亦可製成茶葉出售


飼養蠶蟲家庭已初見成效,能生產優質絲繭

夥伴MSL早於2005年已在老撾成立,有見國內市場對真絲有極大需求,而本地生產未能滿足所需,且素質欠佳。夥伴遂透過培訓、市場拓展、產品優化,讓居民運用世代相傳的養蠶及編織技術,生產優質蠶絲並製成絲織品,以公平貿易形式出售賺取收入,改善生活。

夥伴在Ban Kapeu協助27個農戶設立桑樹園,種植桑樹,以提供足夠桑葉餵飼蠶蟲。與此同時,夥伴亦協助他們興建蠶櫃飼養蠶蟲。為了減低開始時的困難,每個家庭最初只飼養少量蠶蟲,最先飼養的十多個家庭已能產出優質絲繭。由於只是試驗階段,絲繭產量不多,但參與農戶都意識到絲繭生產提供穩定收入的潛力,他們亦期望擴大桑樹園的規模以提升桑葉收成,從而增加絲繭產量。夥伴正構思將桑葉製成公平貿易茶葉,增加農戶的收入。村民的努力亦令致整條村落出現改變,村長及地區官員亦樂見絲綢業在該區重新興起,他們支持夥伴的工作,更鼓勵村民參與。村長更公開宣稱Ban Kapeu為塞公省第一個「絲綢村」,他的妻子更加入生產小組。


項目令農戶賺取穩定收入,婦女的工作更得到重視

公平價格 市場擴展

作為一家公平貿易公司,夥伴恪守公平貿易原則,除以合理價格向生產者收購絲繭及絲織品外,亦着重提升生產者的能力。夥伴為她們提供培訓課程及品質控制,支援她們的生產及提升技術。除Ban Kapeu外,夥伴亦在老撾其他地方開展絲綢生產項目,協助婦女透過編織賺取生計。而為了加強生產者與市場的聯繫,夥伴開拓產品市場,讓更多人認識婦女親手製作的絲織品;亦透過優化產品素質及設計,讓產品更配合市場的要求及更具競爭力。現時,婦女製作的產品包括披巾、枕頭及手袋,產品除在國內市場出售,亦在歐洲等地出售。售賣產品的收益亦會重新投資在生產者社區,以改善社區的基礎建設及用於其他社區發展需要。夥伴的公平貿易實踐,更讓它成為國際公平貿易組織(WFTO)的成員。


公平貿易為農戶及其社區帶來重大改變

行動改變世界

Luan在偏遠山區成長,與很多老撾婦女一樣,沒有機會接受正規教育。Luan很早結婚,與丈夫靠種植稻米為生。她從母親習得編織的技術,她也會製作絲織品,但沒有太大成功感。自從參與夥伴開辦的訓練課程,她的編織技術得以改善,及後更能將產品售賣予夥伴賺取收入。「之前丈夫對我毫不尊重,但自從開始編織後,我可以賺取收入,讓孩子有上學的機會,將來有更好的生活。作為一位女性及社區的一份子,我覺得我的社會地位得到認可。」公平貿易為農村婦女帶來生命改變的機會,Luan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誠邀你以禱告及行動,與老撾婦女同行,讓她們的生命不再一樣。

[1]  http://uk.oneworld.net/guides/laos/development
[2]  http://lao.unfpa.org/stories/villagewomen.htm#top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聖經與公平貿易 | 莫昭友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