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童心與兒童同行 — 關懷蓓蕾流動兒童

[《呼聲》220期 ─ 關心邊緣社羣 推動實踐使命] 童心.童行

撰寫:秦韻欣

一個地方的發展可以帶來很多的利益,但同時亦伴隨不少問題。農民工是一個不再陌生的名詞,過去在中國和香港引起不少關注。中國昆明也不例外,有不少外來農民遷來尋找生機,以望改善家裏環境,有的甚至帶着孩子進城生活。但在憧憬的背後,現實卻是殘酷。這些流動兒童在昆明沒有戶籍,不能享有當地教育、醫治等福利和權利。他們的父母需長期在外工作,未能照顧到他們身心靈的需要;加上家裏經濟狀況未必能供他們入讀民辦學校,在缺乏照顧和教育的情況下,貧窮很容易在他們家裏跨代延續。

Continue reading 以童心與兒童同行 — 關懷蓓蕾流動兒童

為流動兒童帶來盼望

貧窮所造成的影響不只是一代人的事情。農民為着更好的生活而走進城市,渴望到城市工作後,生活可以得以改善。然而進城後,貧窮所衍生的問題依然纏繞着他們,生活依然艱苦,只是換了個形式。而有部分農民工的子女,亦跟隨父母到城市生活。

中國昆明是其中一個有大量流動人口遷入的城市。大量農民工子女隨父母來城市,成為了流動兒童。他們年紀小,但面對的困難一點也不少。他們遷到城市後,要適應與農村的不同,亦會因農民子女的身份受到社會歧視。由於沒有當地的戶籍,不能享有教育、醫療、住屋等福利。他們要申請入讀民辦學校亦較當地兒童困難,就算能付高昂學費入讀,亦會因與農村的學習模式不同,需要從新適應。他們的父母在城市忙於工作,無暇照顧他們的需要。他們本應享樂和學習的童年,變得更困難。每年都有不少兒童在當地發生交通、溺水、搶劫等意外。

Continue reading 為流動兒童帶來盼望

城鄉之間 | 關明慧

[《呼聲》199期 ─ 城鄉之間] 主題.事工專訪

作者>關明慧(Alice) 教育及推廣幹事

「出走」城市

每到農曆新年,新聞片段總少不了中國民工春運擁擠回家渡歲的畫面。這樣的情景已經維持近三十年了,這串遊走城鄉之間的人流一直沒有停止過。2011年,達6.9億的城鎮人口更首次超過農村人口,佔總人口的51.27%。[1]

為甚麼農村人口要湧出城市打工?

Continue reading 城鄉之間 | 關明慧

「數點人數」? | 馮思鳳

[《呼聲》197期 ─ 關心兒童 童心同行] 施人.空間

作者>馮思鳳 行政主任

中秋前剛出差回來,從北京、經蘭州、到昆明、再回到香港,繞了中國一周,跟進國內駐點的財務和人事工作,回港後,滿腦子硬梆梆的資料未轉過來,正苦思如何處理行程上遇到的問題,又匆匆進了堂會舉辦的讀經營。

我在短短一天半時間略讀了民數記的首十章,第一章數點以萬計十二支派子孫的後代;第二章耶和華吩咐安營到行軍的次序;第三、四章數點利未人口和事奉職責;突然在第五、六章說到除淨不潔與拿細耳人的條例;第七章是冗長而相同的奉獻清單、第八、九章記載了潔淨利未人和在西奈守逾越節;到第十章就是金燈台上的七盞燈。民數記首十章幫助我整理中國之行的思緒。

施達的規模不大,從一位同工在飯廳的桌子上工作,至今天十多位同工各有自己的辦公桌;從一人一工至今天有三個部門;機構的人數在增長中。然而,看着機構的增長,我有點迷惘,人數增長機構就會壯大?似乎應該是正比例的發展,現實又好像並非必然。當看到民數記一至四章:數點人口、安營及行軍。雖然我「頭痛」那六十多萬的數字,我看到的是有秩序、有管理架構、有效率的行動。單單有這個架構工具就能成事?且看第七章:耶和華只吩咐每天有一位領袖來獻禮,各族已井然有序按次獻上相同的禮物。我驚訝他們的默契,驚訝他們如何建立這種內在關係的共融。回想在國內各駐點看到的情況,我領悟到羣體中的秩序與共融正是機構方向之所在。

此刻,我仍茫然如何着手「數點人數」建立秩序,但耶和華告訴我:請看重我如拿細耳人分別為聖的身份,我要放下「自己」向前行。我深信並確信耶和華賜福必在其中(民六2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