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工作的歧視陷阱

[《呼聲》233期 ─ 不能剝奪的尊嚴] 回歸.聖言

作者:陳關韻韶(中國神學研究院實踐科助理教授)

 

「你們就看重那穿華麗衣服的人,說:『請坐在這好位上。』又對那個窮人說:『你站在那裡。』或說:『坐在我的腳凳下邊。』這不是你們對人有歧視,成了心懷惡意的審判官嗎?」(雅二3-4,新譯本)

 

若你是教會中少數對扶貧工作有負擔的人,以上經文所描述對貧窮人的歧視會令你感到特別氣憤,你絕不會與這班重富輕貧的人一般見識。不過有沒有想過,永遠看貧窮人為受助者亦是一種歧視?這種想法背後正反映出雅各書二章1節所講以世俗眼光、按外貌判斷人的心態。

Continue reading 扶貧工作的歧視陷阱

與孟加拉貧民窟的童工同行

開學近一個月,家長們多有擔心自己的孩子是否適應新學年的學習生活;然而,孟加拉的家長卻在擔心孩子的福祉和工作時的安全。2012年,孟加拉裏年齡介乎5至14歲兒童中,童工佔17%。根據美國勞工部的資料顯示,孟加拉兒童從事最危險的童工工種,以農業和家居服務為主。他們從事農業工作時經常操作危險工具、搬運重物,並使用有害的殺蟲劑。而女童則多在私人住戶裏當家庭傭人,不但工作時間長,還有機會遭受歧視和騷擾,甚至受到情感、身體和性虐待。[US Embassy, UNICEF]

Continue reading 與孟加拉貧民窟的童工同行

作那和平之子 | 周子

[《呼聲》200期 ─ 聞名不如見面] 關懷.起動

作者>周子

「我初來香港時很害羞,不敢與香港人說話。現在我會熱心分享自己的文化和故事,也有很多香港朋友了!」難民阿占(化名)興奮莫名地說着。

阿占逃難走過兩個國家,曾被人追殺和跟蹤,後來輾轉來到香港。黑皮膚的阿占在祖國熱情接待異國客人,不分白人或黄種人,因此他曾滿心期待在香港這國際之都,也會獲得友善接待。可惜事與願違,沒有人願意租屋給他,就算巴士全車滿座,他的鄰座亦只空着。阿占第一次感受到甚麼是「歧視」,並且明白自己「與別不同」。

我是一個劇場愛好者,閒時也參與「一人一故事劇場」活動。「一劇場」相信每個人的故事都是獨特的,也有聆聽的價值。透過即興劇場,說故事的人可以重新看一遍自己的故事,並且「以故事啟發故事」,藉此連繫社區。

過去兩年,我們透過「一劇場」,讓難民以和平大使(Peace Maker)的義工身份,到不同教會、學校和社區中心分享有血有肉的故事。觀眾從他們的故事裏,明白到他們滯留香港期間最需要的不是直接的物資幫助,而是羣體的接納和包容。

接納人的生命,可能只需要片刻的虛心聆聽、予以支持。有時基督信仰的「和平」,就是簡單的一步,看你我是否願意踏出。
周子,基督徒社工,在「一代人公社」服侍,推動關心難民及尋求政治庇護者於本地的需要。施達曾邀請該社,向中學生及大專信徒分享在港非洲難民情況。

埃塞俄比亞兒童事工促進生命轉化

[ePrayer ─ 為埃國兒童事工禱告]

上帝一直使用施達夥伴高樂教會(AAGC)成為管道,向受助的兒童及其家庭分享愛和恩典。AAGC目前正服侍約200名兒童,為他們提供教育、食物、職業培訓和醫療服務。為了促進兒童的全人發展 ,AAGC同時鼓勵他們參與社會和信仰活動。據統計顯示,埃國的愛滋病感染率有下降趨勢,社區內的歧視情況也有所改善。

為埃國兒童事工禱告:

  • 求上帝賜夥伴智慧和能力服侍社區,包括受愛滋病影響的羣體;
  • 記念AAGC所幫助的家庭,期盼他們的生活條件能得到逐步改善,並經歷上帝豐厚的愛和恩典。

體驗扶貧 開拓眼界 | 潘文欣

[《呼聲》196期 ─ 體驗扶貧 開拓眼界] 主題.扶貧體驗

作者>潘文欣 教育及推廣幹事

今年四月再次踏上扶貧體驗之旅,離上次出訪經已相隔七年。為珍惜探索機會,決定放下相機,專心用眼細看旅途上每個景象和每張面孔,用耳傾聽每篇生命轉化的故事。

Namaste! 尼泊爾,你好!

到達加德滿都機場時天已黑,四周景象有點模糊。嗅着街上的汽油味,聽着汽車的呠呠聲,彷如置身十多年前中國鄉鎮的街頭。尼泊爾是亞洲人類發展指數倒數第二的國家,要走的路較鄰近的中國和印度漫長。

尼泊爾是名副其實的山國,所到之處盡是陡峭的大小山羣。在旱季往山區村落,最好是驅車穿越乾涸的河床。我們一行12人,搖身一變成為冒險節目的主角,坐着吉普車在崎嶇不平的河床上奔馳,沿着峭直的山路,向山上的項目點進發。

一連八日的行程,走訪了中部地區Lalitpur、Makawanpur和Dhading(達丁),拜訪種姓制度下的Dalit[1]社羣、及Chepang和Tamang等原住族羣。村民的日子過得一點也不容易,但臉上都帶着和悅的笑容,彷彿比我們這班「扶貧體驗者」活得更快樂。

(圖片:團友伯樑攝)不論身處甚麼境況,他們總以微笑面對。

少女的無聲吶喊

抵埗後第二天,我們探訪了夥伴Share and Care婦女充權項目的受助羣體,與Lalitpur區內八位年約15、16歲的少女小組成員短聚傾談。

談到對未來的夢想,少女靦腆地表示想當教師或社工。不過,她們知道,其實很快便要按着父母的意思出嫁,在夫家擔當起傳統女性的角色,未來的路根本不由自主,她們的夢亦遙不可及。席間,兩位失學少女更是沉默不語。看着、聽着,心裏不是味兒:難道生為尼泊爾女子,就不能談夢想?豈不知神看人人都是獨特和尊貴的?


(圖片:團友Doris攝)聰穎可愛的少女

聞悉少女失學,團友們不難猜想到其中的原委——要優先讓未來當家的兒子讀書,或騰出人手幫忙家事和農活。可是,在理所當然的傳統觀念及常規理據背後,卻忽視和貶低了女性的價值。性別不平等正是導致尼泊爾婦女致貧的一個主因。

甚麼是貧窮?尼泊爾婦女的情況讓我們明白,貧窮不單是缺衣少食,更帶着隱藏在社會制度和傳統文化背後的不公義,叫貧窮人成為社會裏受欺壓的「被罪者」(sinned against)。然而,歧視和剝削不單傷害人,也同時侵犯了上帝公義的性情。

「賤民」絕不卑賤

尼泊爾過去曾以印度教為國教,深受種姓制度影響,無論是工作或生活,低種姓社羣都受到許多限制。我們在達丁認識的「賤民」社羣,卻可以在種種歧視和欺壓下,活出自信、自愛和自重。

在探訪夥伴Shanti Nepal在達丁Gajuri區的項目點時,到過一所小型社區會堂,有十多位幼兒在學習唱遊,那裏正是居民自助小組的辦事處。小組的司庫與我們分享過去數年間社區所經歷的轉變。

(圖片:團友Doris攝)低種姓居民組成自助小組,發揮互助精神

過去,由於居民主要是最低下階層,人們給那地方起了一個帶貶意的名稱,政府也漠視他們的生活需要。自助小組成立後,村民慢慢認識到團結的重要。他們組織起來,成功向政府申請更改地方名稱,刪除羞辱的字眼;鼓勵儲蓄,集腋成裘,向有需要的村民提供小額貸款;又主動幫忙照顧年老和患病的村民,當中還包括以前羞辱他們的人。

甚麼是發展?有說是邁向城市化,有說是鋪橋築路,也有說是發展經濟。然而,從Gajuri底層社羣的經歷,明白到深受歧視和剝削的尼泊爾邊緣社羣,最渴望得到的是破除歧視、自力更生,建立平等社會,得以活出自身價值和尊嚴。

團友最欣賞當地機構促進社羣發展及建立能力的方法。前線同工跨越了種姓制度的框框,推動不同社羣階層建立互信關係,鼓勵村民積極參與,表達自身需要和關注,並建立緊密的支援網絡。這一切正是源於對人人生而平等的認信,和對貧窮人自身價值的肯定。

天國福音的具體演繹

有人問,若只是推行發展項目,缺乏佈道工作,我們的努力與福音有甚麼關係?

記得有團友這樣說:「若果福音只令我的靈魂得救,信主後便應當立即獲接回天家。然而,我們今天仍活在地上,相信我們是要做其他工作的。」福音工作不只是叫人信耶穌,關心永生的盼望,同時亦指向當下生命的轉化,在個人生命以至公共生活中實踐上帝的道。


(圖片:團友伯樑攝)在偏遠匱乏的山區,村民經歷神話語的真實

基督徒作為福音的載體,我們的存在本身就是福音的演繹。團中一位曾參與前線工作的牧者說:「同工的服侍就如路加福音四章18節裏耶穌的使命宣言:向貧窮羣體宣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想到旅程中所認識的村民,想到他們的積極、勇敢和自信,心裏不禁說:「阿們!」

Dhanyabaad! 尼泊爾,謝謝你!

一位年輕團員回港後有這樣的體會:「某日,一邊享受冷氣,一邊吃着最愛的三文魚壽司,突然心裏感到愧疚,覺得太奢侈了」不少曾參與扶貧體驗的朋友也曾經歷類似的交戰,挑戰我們固有的生活模式。與她同遊尼泊爾的父親鼓勵她認真面對自己的生活,不要受固有生活方式局限,隨時勇敢地開放心靈,接受挑戰,開拓視野。

尼泊爾,謝謝你!開寬了我們的眼界,讓我們看見上帝豐富的作為。

延伸行動

你準備好突破自己,開放心靈,觀看神豐富奇妙的作為嗎?歡迎登入http://bit.ly/cedar_nepal2012,瀏覽尼泊爾之旅照片;誠邀參加明年一月的埃塞俄比亞扶貧體驗團,親身發現神在貧窮人中的無限可能。

[1] Dalit意為「被欺壓」,為種姓制度中的底層社羣,多被貶稱為「賤民」。

主題 — 探討不同的課題,整合理論和實踐兩者的關係,擴寬眼界和思考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