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達如何選擇和管理扶貧項目?

(圖片攝於津巴布韋)

 

施達在2018至2019年間,與全球53間基督教機構和教會攜手,推行逾80個扶貧發展項目,遍及亞洲、中東及非洲各地。項目繁多,貧困地區又有多種需要,究竟施達如何選取和管理項目呢?小編請來施達項目同工Hollace。

Continue reading 施達如何選擇和管理扶貧項目?

我的減塑行動──2018施達深度遊之後

作者(右一)

 

[《呼聲》234期 ─ 被判死刑的氣候貧民] 關懷.起動

作者:康羨華(2018施達扶貧體驗深度遊參加者)

 
神起初所創造的世界,是一個穩定平衡的和平狀態,是一個平安(希伯來文為Shalom)的現象。祂把管理這片大地的任務託付了我們。可是,我們疏忽職守,破壞了大地及其生態系統,帶來種種問題,例如氣候變化。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減塑行動──2018施達深度遊之後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與發展並行的倡議者

[《呼聲》231期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 主題.社羣發展與倡議

撰寫:黎嘉晉

 

去年年中,泰國北部清萊府一隊少年足球隊與教練在洞穴失蹤多日後平安獲救,在洞穴中一直照顧他們的25歲教練實功不可沒。事件令教練成為泰國人心目中的英雄,不過教練本無國籍,跟3名少年隊員一樣,不具泰國公民身份。

 

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泰國約有48萬無國籍者,大多是居住在偏遠邊境的山區部落。由於他們不屬於任何國家,無法享有如公民般的教育、醫療、工作以至社會保障的權利。他們即使世代居住在泰國境邊,仍未有被這個國家承認其身份。

Continue reading 「我流着山區部落的血」──與發展並行的倡議者

扶貧教育由「少」開始

[《呼聲》231期 ─ 扶貧教育由「少」開始] 主題.本港扶貧教育事工

撰寫:黎嘉晉

 

「你的衣櫃有多少件衣服?」

 

大概,你不記得確實數量。或者,你會答:「我不知道。」真相,可能是,數也數不清。

 

與許多香港人一樣,梁成裕牧師擁有的衣服比需要的更多。當施達同工在一次教會聚會上提出上述問題時,與會的梁成裕發現,自己是擁有最多的。

 

不過,擁有比需要更多,不是正常嗎?

Continue reading 扶貧教育由「少」開始

施達家書 | 2013年8月

埃塞俄比亞兒童事工裏其中一位受助兒童,在家裏的牆上畫上「Jesus is Lord」(耶穌是主)

親愛的弟兄姊妹:

回顧過去數十年,國際社會在扶貧發展的議題上有很多討論,人們用盡各種政治和經濟的理論與實踐,也無法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至今全球的貧富差距更日見嚴重。那種靠着人類智慧發展的樂觀自信已漸失原貌,甚至表現出無望和指責。

Continue reading 施達家書 | 2013年8月

當關心社會成為工作 | 阿山

[《呼聲》200期 ─ 聞名不如見面] 施人.空間

作者>鄧寶山(阿山) 教育及推廣幹事

我常常思想,作為發展及救援組織的同工,經常推動和鼓勵基督徒關心社會,究竟我有多關心社會,抑或這只是一份工作?

Continue reading 當關心社會成為工作 | 阿山

向錢走 向綠走?──訪談發展與保育

[《呼聲》198期 ─ 向錢走 向綠走?] 主題.專題訪問

198_pic2
去年Vince去了越南,在當地的濕地森林當義工。

採訪>胡應麟

近年,發展與保育的討論在本地鬧得熱烘烘,然而這不單是本港獨有情況,其他國家也面對同樣的掙扎和挑戰。今期《呼聲》邀請了黄志俊(Dickson)、張韻詩(Vince)及趙汝圖(Samuel)三位關注保育的肢體分享經驗和看法,以了解各地對發展的看法,與及教會在發展與保育事務上的參與。

Continue reading 向錢走 向綠走?──訪談發展與保育

由救援到倡議──當代整全使命的探討(二)│陳念聰

作者> 陳念聰

在2010年第三屆洛桑大會後發表的開普敦承諾[1]中,提到整全使命 ( Integral Mission ),引用了彌迦網絡2001年的「彌迦宣言」[2],指出福音的宣講與社會參與不能分割,同是為了天國的目標。施達基金會於早年已經是彌迦網絡的成員,至今其會員超過三百,在普世關注貧窮的工作、研究及神學反省,針對各項嚴重的貧窮議題,下了不少苦工,累積豐富的資料可供參考。十年後今天,現正再審閱「彌迦宣言」[3] ,盼能更豐富其內容,針對普世的現況,反映神的使命及教會如何參與其中。

表面看來,如果整全使命就是等於傳福音加上社會關懷,那不是已有很多教會參與嗎?但對社會、文化和價值觀又有多大的影響?在上一篇文章裏,筆者提到整全使命必須建基於對整全福音的理解,一套廉價的個人主義福音,不能回應充滿社會性和結構性罪惡的世界問題。福音和關社脫節,關懷行動更被視為傳教的手段,基督徒的行為也往往受到挑戰。如果福音是要觸及社會的每一角落,那麼關社行動就要由淺入深,簡單來說,可分為三個層面:

  1. 救援及供應──對處身患難者提供基本需要和持續襄助
  2. 發展──個人生命及社區的轉化,能力及關係的改進
  3. 倡議──針對不公義的權勢或制度

三者都不可忽視。但我們往往取易捨難,對不曉得的東西就逃避也罷。

整全使命好像是着重所言(saying)與所行(doing),其實我認為所是(being)更為重要,不然,一切只成了鳴的鑼、響的鈸。真的,忙碌做了很多工作不一定能改變人或事;言語多多更是最不管用。生命影響生命才是達致轉化的一大動力,反面的壞見證卻成為最大的阻力。所以我們要嚴肅檢討自己的生命及氣質,是否帶着基督的香氣。當然,神不必倚靠人類替祂做甚麼使命和見證,反而在這一切的經驗裏,我們的信仰生命卻得以成長。

所是、所言、所行,還有所見(signs)-就是彰顯聖靈工作的印記。整全使命讓一個社區或羣體漸漸活出天國或邁向天國之路。這樣的社羣會發揮很大的感染力,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立時信主,但聖靈和真理的影響卻深入人心。然而,這並非人所能布置策劃。我們只有感恩。
神的要求很清楚:「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4]公義與憐憫,現在人人都曉得掛在口邊,但要有真正的謙卑,卻難上加難,因為人都自以為是,有時基督徒更甚;與神同行嗎?往往是求神成就自己的旨意。要學習實踐整全使命,先要放下的就是自己,放下成見,緊貼神的心意。

[1] http://www.lausanne.org/documents/CapeTownCommitment.pdf
[2] http://www.micahnetwork.org/sites/default/files/doc/page/mn_integral_mission_declaration_en.pdf
[3] http://www.micahnetwork.org/pt-br/projects/review-micah-declaration-integral-mission
[4] 彌迦書六8

本文曾於2011年6月19日第1242期《時代論壇》的「眾議園」刊載 www.christiantimes.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