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孟加拉貧民窟的童工同行

開學近一個月,家長們多有擔心自己的孩子是否適應新學年的學習生活;然而,孟加拉的家長卻在擔心孩子的福祉和工作時的安全。2012年,孟加拉裏年齡介乎5至14歲兒童中,童工佔17%。根據美國勞工部的資料顯示,孟加拉兒童從事最危險的童工工種,以農業和家居服務為主。他們從事農業工作時經常操作危險工具、搬運重物,並使用有害的殺蟲劑。而女童則多在私人住戶裏當家庭傭人,不但工作時間長,還有機會遭受歧視和騷擾,甚至受到情感、身體和性虐待。[US Embassy, UNICEF]

Continue reading 與孟加拉貧民窟的童工同行

全球家傭多欠就業保障

[ePrayer ─ 為各地家傭禱告]

家傭大多在私人住戶裏工作,外界較難得知他們的工作情況和待遇如何,不少更未獲國家法例保障。國際勞工組織指出,目前全球有至少5,200萬名受僱家傭,當中主要為女性。90年代中至2010年間,全球家傭人數更攀升超過1,900萬,不少是離鄉別井尋找工作。然而,全球只有10%家傭能享有與其他工種同等的勞工法例保障,甚至近三成完全不受國家勞工法例保障。在毫無法例保障下,加上對當地語言及法律並不熟悉,以致他們容易遭虐待、性侵犯和欠薪,以及受困於債務、惡劣居住及工作環境等欺壓與剝削。[ILO]

為各地家傭禱告:

  • 祈望各地家傭能享有合理權益和得到充分保障;
  • 求神拯救他們脫離不公義的捆綁、勞役和剝削。

童工問題仍然嚴峻

[ePrayer ─ 為童工問題禱告]

童工問題不是歷史,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全球約有2.15億名五至十七歲的兒童淪為童工,對抗童工問題的進程極其緩慢。按目前趨勢估計,2020年將仍有1.7至1.9億童工,非洲大陸的數字正在加增。全球有兩百萬名在小型礦場工作的童工,在馬里有年僅八歲的男童在挖金礦和在地底30米通道裏工作。全球有三千萬名童工(主要是女孩)從事家傭工作,飽受長工時低工資和身體虐待等折磨。還有,不少手機所用的金屬正可能是由剛果民主共和國軍閥控制的童工所採挖的。普及教育是千禧發展目標之一,可是全球四份一失學學童(即1,500萬)卻因淪為童工,未能接受教育。除非徹底解決童工問題,否則要在2015年前人人得享普及教會將是空談。[Guardian]

為童工問題禱告:

  • 求主保守所有兒童都有愉快童年,確保他們的童真不受剝奪;
  • 期盼各國政府正視童工問題,嚴謹執法;同時,落實全民普及教育的承諾,保障兒童權益。

化零為整

[《呼聲》180期 ─ 化零為整]

眼前這名4歲女孩長得精靈可愛,正興高采烈地玩集體遊戲,與其他孤兒沒有兩樣。「Macy(化名)一出生就被人口販子拐賣。幾經轉手,準備把她賣到其他國家。就在臨近柬埔寨邊境時,警方搗破這個犯罪集團,把Macy拯救出來,送到我們這裏來。當時她才出生3週。」這是2010年底施達柬埔寨扶貧體驗團,親身從孤兒院同工口中聽見的故事。當地的人口販賣罪行猖獗,像Macy一樣的個案多不勝數。

Continue reading 化零為整

同一屋簷下

[《呼聲》179期 ─ 同一屋簷下]

假日的香港,自然地劃出了兩個不同的「屋簷」。一個是室內的大型商場,進駐其中的絕大部分是本地人和內地遊客;另一邊廂是室外的廣場或公園,觸目所見,為一羣羣熱烈交誼的東南亞裔女性──當中大部分都是外籍家庭傭工(下略為:外傭)。週間日子,外傭都與僱主同住,且往往包辦闔家大小的起居飲食。


現時香港約25萬外傭主要來自菲律賓、印尼和泰國[1]

對發達國家不少家庭而言,外傭無疑是廉價的勞動力,減輕了不少家庭的家務負擔;對發展中國家來說,國民當外傭則能帶來豐厚的外匯收入,也大大改善自己家庭的生活。這種交易似是各取所需,互惠互利。但可曾反思,在外傭工作的家庭、地區及文化中,公平是否存在?

性別間的不平等

在37個已發展國家的眾多工種中,女性受僱於私人家庭(private households with employed persons)所佔比率高達9成。傭工多以女性為主,往往源於一種男女性別分工定形 ( job stereotype) 的觀念。「男主外,女主內」,在這個傳統父系社會對女性角色的定形下,男性肩負出外工作、賺錢養家的「外務」,女性則負起照顧子女、料理家務等「內務」。然而,這些家務勞動其實對一個社會及家庭的發展、運作舉足輕重,但卻因其工作性質難以透過金錢量化,以致其價值容易被社會所忽略,因此,女傭工作缺乏足夠的法律保護,也容易被社會視為較次等的工作。[2]

社會對男女性格表現既存的不同成見,也導致外傭工作鮮見男性參與。僱主要與素未謀面的外傭一同居住,無可避免考慮家人老少的人身安全。由於社會一般把女性定形為柔弱及被動,相反男性則較為硬朗及主動,威脅性較強,令僱主認為女傭較易受控制。在這樣性別定形下,男性被拒諸傭工門外,大眾期望女性要表現出忍氣吞聲、逆來順受。社會對兩性存有偏見,導致兩性於同一工種上的參與機會並不平等。


許多發展中國家婦女不單肩擔照顧家庭的重任,更要兼當苦力幫補家計

國家間的不平等

全球外傭輸出國主要是菲律賓、印尼、孟加拉及埃塞俄比亞等較貧困的國家。[3] 由於菲律賓難以吸納國內大批的失業人口,故多年來以輸出外勞支撐經濟,[4] 導致本土人力市場嚴重失衡。當地不少人縱有學歷,卻因國策及就業市場所限,不僅低技術非專業者,即便是專業人士如醫生,留下也只有失業。為擺脫貧窮,菲律賓人往往只有當外勞這個選擇,並接受次等的生活水準及薪金較低的工作。[5] 不少女性因此選擇外傭這種普遍認為是低技術及需求大的外勞工種。

在南非開普敦,不少來自津巴布韋的外傭也面臨相同命運,一名來自津國的外傭表示:「這裏大部分僱主故意壓低我們的工資,低至每天7美元,因為他們都知道津巴布韋非常窮。」[6] 津國國內經濟疲弱,加上外傭缺乏工會或聯盟的支持,幫助爭取和維護基本的勞工保障,導致外傭羣體勢孤力弱,失去議價能力,無可避免地遭到壓價。此外,外傭原居地政府無法干預外國的勞工政策,也難以捍衞外傭的權益和尊嚴,進一步將外傭推至邊緣弱勢境地。[7]

僱傭地位的不平等

女外傭身處異鄉,也容易遭受僱主的侵犯和剝削。家庭傭工工作環境較為封閉,外間不易發現及制止各種剝削。不完善的法律體制,更進一步把外傭置於弱勢。在中東地區,大部分國家政府皆缺乏完善的勞工法例,當地女外傭遭受不善對待的情況非常普遍——往往要長時間工作,護照被沒收,沒有假期,被禁錮,飽受肉身及精神虐待,遭受性侵犯。

此外,一些勞工政策的設定亦讓僱主享有優勢,造成外傭若遭剝削,也難以追討。以香港的僱傭條例為例,外傭在港被解僱後,必須要在十四天內找到新的僱主,[8] 否則將被遣送離境;但短短兩星期實在不足以讓她們找到新的僱主或解決法律訴訟,加上外傭為免因已支付的大筆中介費用而得不償失,最終可能屈從僱主的無理剝削。[9]


外傭長年在外奔馳,當中不少與鄉間家人關係疏離,婚姻破裂


當我們在享受外傭的勞動貢獻時,可曾想過如何守望關愛她們?

行動改變世界

多年來,因着外傭的協助和貢獻,讓無數婦女得以走出家庭的框架,爭取更多空間和平等機會發展自我。每年3月8日為國際婦女日,為肯定婦女在經濟、政治和社會等領域所作的重要貢獻和取得的巨大成就而設立的節日。今天我們欣慰普遍婦女的社會地位日漸獲得改善同時,也當促成發展中國家的婦女分享投身不同工種的機會,以及獲致更平等和合理的待遇。而國際勞工組織將於2011年6月採納國際家傭公約,寄盼各國政府認可這公約,好讓家傭得到法律保障。[10] 至於在平素生活層面,若僱有外傭,當善待她們如家人。成年人應身教言教,讓小孩子懂得尊重服侍他們的外傭。

在同一屋簷下,讓我們以愛和尊重,守望這片土地上的寄居者!
[1]  香港入境事務處 二零零八至二零零九年年報,第一章 簽證及政策
[2]  Women in Labour Markets: Measuring Progress and Identifying Challenges  pp.39~40, Geneva, ILO , March 2010
[3] http://www.irinnews.org/Report.aspx?ReportID=91236
[4]  Social Dialogue and Labour Market Performance in the Philippines, Geneva, ILO, 2003
[5]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70369
[6]  http://ipsnews.net/news.asp?idnews=53782
[7]  同[3]
[8]  http://www.immd.gov.hk/chtml/faq_fdh.htm#9
[9]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1618
[10] http://ipsnews.net/news.asp?idnews=53786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愛人如己」——關懷外傭 | 王美鳳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