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關心社會成為工作 | 阿山

[《呼聲》200期 ─ 聞名不如見面] 施人.空間

作者>鄧寶山(阿山) 教育及推廣幹事

我常常思想,作為發展及救援組織的同工,經常推動和鼓勵基督徒關心社會,究竟我有多關心社會,抑或這只是一份工作?

Continue reading 當關心社會成為工作 | 阿山

有感而發 │ Willis

[《呼聲》195期 ─ 貧窮,與我何干?] 關懷.起動

作者> Willis

每次探訪,總讓我產生不少困惑,對信徒的身份感到尷尬。

每次見面,甲伯總是十問九不應,卻不斷重複同一句話;乙伯總不會多說幾句,我們要不斷發掘話題,打開話匣;丙伯就翻來覆去追問申領六千元的事。

每次接觸都毫無新意,多談幾句彷彿就讓人感到不耐煩。只是,當你跟他們道別,他們總會回敬一句:「謝謝你們今天的探訪。」

這些曾流浪街頭的長者,或許都有一段教人不堪回首的過去,又或因較少與陌生人接觸,他們在別人面前好像總是不善辭令,然而內心卻盼望別人的安慰。就算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對話,對他們也是異常珍貴,讓他們感受到別人的關心。

於我而言,習慣了日新月異的物質生活,忽然要了解這羣生活貧苦的長者,口中雖說願意,但當行出來的時候,內心總有不少障礙。時代變遷,昔日教會貧窮的一代,今天都變成了較富裕的一羣,教會亦日漸中產化。只是,當一羣富足的信徒聚集起來,一道無形的牆亦隨即豎立,使我們與牆外的世界隔絕。當教會安於四堵牆內,社會上一眾無依者,又有誰來照顧?

相反,耶穌總是走到社會的邊緣羣體當中,與他們一起生活。祂就是這樣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然而,當我們在聚會裏頌唱「聖哉!聖哉!」時,我們又可有理解過耶穌為何降生於世,祂當時又做過什麼?

盼望有一天,當一位露宿者出現在我們的聚會裡,我們不會嫌棄他的舉止打扮而將之拒諸門外。因為當我們作在最小的一位弟兄身上,就是作在主的身上。

自2010年中,施達與救世軍合作開展露宿者探訪計劃,參加者透過定期探訪,關懷露宿者的需要。28名參加者,定期探訪15名露宿者/前露宿者。Willis是其中一名參加者。

關懷.起動 ─ 介紹施達在本港的教育、倡議工作及活動,參加者的分享文章,鼓勵信徒一同起動,實踐信仰。

走近 邊緣 ─ 認識香港邊緣社羣

[《呼聲》191期 ─ 走近 邊緣]

若提到本港邊緣羣體,你腦海中會浮起哪些人、臉孔?又是甚麼因素,令這些人落在社會的邊緣位置?

其實,邊緣社羣掙扎求存的故事,不僅見之於生活的縫隙中,更從他們的權益遭擠壓的現象反映出來。

小販前景 當局有責

新界西北的天水圍,地理位置偏遠,不少居民要跨區工作。而該區幾近所有食肆商場,均由大財團壟斷控制,小商戶不多,居民惟有光顧物價高昂的集團連鎖店。對區內基層家庭來說,日常衣食住行,都是沉重的開支。

在這樣的社區環境下,小販經營應運而生,一方面,為基層居民提供廉價貨品選擇;另一方面,小販本身的工時相對彈性,年齡、學歷和技術要求不高,成為不少被主流市場排擠的勞動人口的另類就業選擇。


「某次,開檔5分鐘,『食環』(檢控單位)人員迅速掩至掃蕩。平常政府辦事,哪見這樣有效率?」琛哥無奈苦笑。

琛哥(化名)於天水圍當無牌小販十多年,慨嘆這行業的辛酸,指出執法機關不但要罰款,更充公貨物及謀生工具,令他幾乎血本無歸之餘,也扼殺了他的餬口空間。

有關注小販權益的團體批評,政府無視小販的經濟及社會價值,多年沒有檢討小販政策。當局以小販「有損市容」或「污穢阻街」為理由,不斷檢控和驅趕,加上由政府所發放的流動小販執照非常有限,導致希望入行的基層人士,不得不以非法模式經營。因此,有團體倡議政府應盡速設立合法墟市或擺賣區,為小販提供空間安心經營同時,更還他們自力更生的機會。


天水圍的無牌小販,通常都在區內商場店鋪上午開門營業前收攤。

新移民 尊嚴須肯定

新移民常被媒體負面標籤——沒有文化修養,破壞港人家庭的禍根,能力低,貢獻少,只會爭奪社會資源……

居於大角咀的雲姐(化名)是名新移民。多年前於內地結婚後,放棄了穩定的工作及戶籍,隨丈夫來港定居。但在移民政策的限制下,她當時未能即時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故只能以雙程證寄居香港,每隔數月便返回家鄉續證,不能在香港工作,及享有房屋醫療綜援等權利。

「以往我在內地當保險經理,收入不錯,工作輕鬆,下班還可常常去跳舞!但來到這裏四五年,常常躲在這狹小房子中,身無分文,沒有消遣。」雲姐平常主要是照顧近年患病的丈夫。可幸,渡過漫長的輪候日子,雲姐最終獲批單程證,而得以和配偶團聚,此後不用頻繁穿梭兩地。

雲姐的故事也許能提醒我們從另一種視界來看待新移民。新移民來港的原因,往往是因家庭團聚的需要,多於為搶奪福利的渴望。2009年新移民領取綜援的人數,比率只佔當年的百分之五。新移民也不一定缺乏技能和知識,只是現有制度限制了他們貢獻的機會。

當社會瀰漫着一片分化及排外的氣氛時,我們更要尊重新移民家庭團聚的權利,及肯定他們對家庭與社會的貢獻,不讓輿論抺殺新移民的尊嚴和價值。

尋求庇護者 謀生何從?

難民為尋求安全庇護而逃往別國,在聯合國難民公署確認他們的身分前,他們被稱為「尋求庇護者」(asylum seekers)。至2009年2月底,香港約有1,000多位「尋求庇護者」,[1] 當中不少來自南亞及非洲。由於傳媒甚少關注「尋求庇護者」,故此,大眾鮮有了解他們的困境,遑論意識到他們存在。

「尋求庇護者」抵達香港時通常經濟拮据,在漫長的等候過程後(身分核實過程需時半年至18個月),[2] 很快就會孑然一身。談到在香港的生活,某位「尋求庇護者」如此形容:「我們在這裏每天只是吃和睡。」等候期間,他們因缺乏工作權利,而被迫虛度光陰,也無法應付各種生活開支。因本地租金昂貴,他們也往往只能蝸居於一些「板間房」、「棺材房」,甚至由豬場改裝成的套房中,居住環境相當惡劣。因此,有團體倡議政府發給一種新的簽證,容許這些「尋求庇護者」物色工作,好讓他們在留港期間能自給自足。[3]


Roy現正攻讀神學,在九龍佑寧堂以過來人的身份牧養一班來自異鄉的難民及尋求疪護者。


一名「尋求庇護者」於九龍佑寧堂裏,與學生分享故事、舞蹈及音樂。

行動改變世界

邊緣羣體因着各樣的制約,而未能為自己的權益吶喊,其聲音與形象往往是模糊、給扭曲或被忽略的,也因缺乏物質、人際網絡與學歷等資本,致使他們在社會、政治和經濟上成為弱勢的一羣。除非各相關政府改變既定的政策與制度,正視邊緣羣體的需要,才有助他們擺脫困局。

過去一年,施達與本地不同機構合作,組織學生和信徒走訪本地上述三批邊緣社羣,透過親身接觸為起始點,關注他們的實況。期待更多教會起來,成為跨越階層、文化、種族的交流平台,關心邊緣社羣的生活需要,與他們同行。施達樂意與教會攜手合作,以基督的眼為眼,以祂的心為心,關愛距離我們不遠的邊緣社羣!

[1]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904/01/P200904010217.htm
[2] http://www.hkjp.org/files/files/enews/1007JP1.pdf
[3] http://www.amnesty.org.hk/chi/whatwedo?tid=59「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本期《呼聲》其他文章:權力.權利.邊緣社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