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達印度夥伴:若不回應貧乏者,事工便沒意義!

施達夥伴印度福音團契救援社(EFICOR)向水災災民,派發緊急物資 (圖:EFICOR)

 

「若然我們沒有對應社區中最貧困的人的需要,那麼我們所作的便沒意義。」印度福音團契救援社(EFICOR)項目總監Ramesh Babu說。

 

EFICOR是施達的印度合作夥伴,累積多年扶貧救災的經驗。在印度,氣候變化與貧窮加劇是緊密相連的。印度逾半的工作人口務農,三份之一人活在貧窮線以下,而印度作為最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經常發生嚴重水災與旱災。氣候變暖也令農民全年收成減少。去年南印度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旱災,數百農民因經濟壓力而自殺。

 

災難面前,欠缺社區防災基建、教育與經濟能力的貧農最為脆弱。

Continue reading 施達印度夥伴:若不回應貧乏者,事工便沒意義!

誰的使命,誰的福音──當代整全使命的探討(一)│陳念聰

作者> 陳念聰

在基督教的歷史上,關於傳福音和社會關懷的議題,討論不絕,甚至引起紛爭,彼此批評。二次大戰後,不同神學觀點者亦重新反省,也開始對話。其實早在1974年第一屆洛桑會議的文獻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當時普世福音信仰教會肯定傳福音及社會關懷的立場,只是至今仍未見到整全使命得以普及落實,華人教會在這方面更需迎頭趕上。

「整全使命」一詞,我較喜歡用Integral Mission 的表達,2001年彌迦網絡[1] 的「彌迦宣言」[2], 採用西班牙文的misión integral,因為能夠表達其一致性和全面性,不能分割的意涵。這詞在拉丁美洲已沿用多年,當時是針對口傳福音與行動實踐不能分開,並且會互相影響其果效。

行動派的自然很有「使命」感,我們設法要去改變世界!筆者活了幾十年,又反問自己,我們究竟改變了甚麼?整全使命可否有更深層的意義?我們不妨從三方面去反思和實踐:「整全福音」、「整全使命」、「整全教會」,都可以從Integral的角度思考,希望以三次的短文分享與大家共勉。

首先要問,這是誰的使命,是誰的福音?

我們很容易定出自己的目標和使命,甚至為神去決定教會增長和改變社會的最佳計劃。兩者都可以走向極端。若福音的重點只放在得赦免、上天堂、求賜福,則流於是個人主義的福音,是以人為中心;若福音是用人的方法和制度達致我們的理想世界,也是以人為本,忘記了神是主體。祂的心意和道路是遠遠超過人類能夠明白的!天國的福音,是見到以神為王的國度,個人和社會悔改及得著轉化,有新的價值觀和社會秩序。「神的使命」( Missio Dei ) 這概念早在1930年代被提出,近年更有廣泛的討論,神自己就是差派者。我們常以為是為神工作,或將所做的冠上神的名義。需要學習的,就是要謙卑下來,認清楚神的心和聲,觀察神在每一個範疇,在每個不同的民族、文化、信仰,甚至是受邊緣化和遭歧視的羣體裏的作為,神在每一角落啟示祂自己,我們要小心聆聽別人的故事。

「整全福音」讓我們要認識一位宇宙萬事的君主,祂不受人所規範,更不是我們能夠用幾冊書本所能承載下的。人類的老問題,始終是以人為中心,「整全福音」叫我們在一切上認定神,而祂與人建立關係的內容和方法,可說是無限高深廣闊,許多是我們未能理解的。這是構思「整全使命」的基礎。

1 http://micahnetwork.org/
2 http://micahnetwork.org/projects/review-micah-declaration-integral-mission

本文曾於2011年6月12日第1241期《時代論壇》的「眾議園」刊載 www.christiantimes.org.hk

化零為整

[《呼聲》180期 ─ 化零為整]

眼前這名4歲女孩長得精靈可愛,正興高采烈地玩集體遊戲,與其他孤兒沒有兩樣。「Macy(化名)一出生就被人口販子拐賣。幾經轉手,準備把她賣到其他國家。就在臨近柬埔寨邊境時,警方搗破這個犯罪集團,把Macy拯救出來,送到我們這裏來。當時她才出生3週。」這是2010年底施達柬埔寨扶貧體驗團,親身從孤兒院同工口中聽見的故事。當地的人口販賣罪行猖獗,像Macy一樣的個案多不勝數。

Continue reading 化零為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