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衝突之中婦女和女孩面臨性別暴力

伊拉克正面對世界上最嚴重的內部人口流亡,而最近的教派衝突更激發針對婦女和女童的暴力行為。

聯合國估計,自2014年初以來,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 ISIS),當地遜尼派武裝分子、什葉派民兵和伊拉克安全部隊(ISF)之間的戰鬥,已做成多達120萬人被迫離開家園。

根據聯合國伊拉克援助團(UNAMI)的估算,單單在過去六個月內就有超過7,000人被殺害和逾13,000人受傷。僅在六月份,UNAMI錄得2,417人死亡,2,287人受傷。這是自2007年伊國宗派內戰高峰期間以來,錄得的最高單月傷亡率。(該次戰爭由2003年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入侵伊國而引發。)

在伊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被征服後不久,手持衝鋒槍的ISIS武裝分子,逐家逐戶以未婚女子必須履行她們在戰事的責任為名(sex Jihad),綁架未婚婦女。在短短一周內(6月9日至12日),關注婦女權益份子記錄了13個婦女被武裝分子綁架及強姦的個案。武裝分子甚至強迫男人看著自己的妻子、女兒和姐妹被姦。13名受害者中,有四位因不甘受辱而自殺;有一名女子的兄弟更因為無法忍受自己無力保護妹妹而內疚自殺。 在伊拉克,女性在生活裏本已面對很多困難,現時的衝突和威脅令她們生活在更深的危難中。聯合國人口基金會(UNFPA)在這個月初警告,伊國北部和西部日益嚴重的危機,增加了當地約兩萬婦女和女孩受性暴力的威脅。UNFPA還指出,伊國北部過去一個月的衝突,經已迫使約100萬人離開家園,包括25萬名婦女和女孩,其中有近6萬名孕婦,他們都急需醫療照顧和保護。

在世界各地的衝突中,婦女和女孩往往是性暴力(sexual violence)和性別暴力(gender-based violence)的受害者。讓我們為伊國流離失所者祈禱,尤其是在衝突中常處於弱勢的婦女和女孩。[IPS, UN]

默想經文:

「耶和華啊,謙卑人的心願,你早已知道(原文是聽見)。你必預備他們的心,也必側耳聽他們的祈求,為要給孤兒和受欺壓的人伸冤,使強橫的人不再威嚇他們。」詩篇10章17-18節

為伊拉克禱告:

  • 祈盼伊拉克政府、ISIS和各教派領導人能積極參與解決伊拉克目前的衝突。
  • 求神保護在伊拉克的婦女和女童,使當權者能尊重婦女的權利。
  • 祈求更多人能看見伊拉克的需要,在人道主義援助上提供所需援助。
  • 求神保護在伊拉克的基督徒免受宗派衝突帶來的迫害。

 

 

關愛,代代相傳

[《呼聲》206期 ─ 關愛,代代相傳] 主題.專題探討

採訪及整理>Tiffany

我90多歲的老祖母每逢回憶當年怎樣捱過戰亂,歷盡貧困的日子,不免還是紅了眼睛,我總忍不住握着她的手,說︰「感謝你一直堅持不懈地守護着這個家!」我們的上一代不單見證着時代和社會的變遷,更在不同階段盡力建立家園,貢獻社會。

香港目前65歲以上長者逾94萬人,預料到2041年將上升至256萬人,佔總人口的三成。現今全球,每九個人中就有一人是60歲或以上,預計到2050年,全球長者人口比率將達兩成。人口老化總帶來安老服務、社會醫療、勞動與供養人口比例等方面的討論。然而,老年人豈只是接受福利、等待供養的一方?

彭姊妹:承傳父親教導,代代相傳

pic1

生於香港的彭姊妹,成長於貧困的家庭,她說︰「我們那個年頭,很年輕就工作,當時我只有14歲。」她曾經在醫院的廚房做清潔工,又曾在電子工廠裏當裝嵌工人,後來主要從事兒童工作。

無論是自己的兒子、孫兒,或是替別人帶的孩子,凡是經由她帶出來的,都是別人眼中的好孩子。「這一切都是源於父親對我的影響,他經常教導我要走正路,要做一個對家庭和社會負責任的人。我將這信念承傳下去,希望可以把正確的價值觀代代相傳,為社會帶來正面的影響。」

14歲那年,為了家庭,彭姊妹便要投身社會;到了而立之年,亦是為了家庭,毅然辭掉熱愛的工作,回家照顧年幼的兒子。放棄了事業,會否感到可惜呢?她說:「雖然家裏不算富裕,但是辭職時沒有掙扎,因為沒甚麼比家庭更重要!」或許是受固有的社會性別角色定型影響,又或是過去社會客觀環境的差別,他們那一代,很明顯都是以家為本。

兒子們長大後,彭姊妹再次出來工作,直至退休。以家庭為重的她,除了弄孫為樂,就是陪伴形影不離的丈夫。可惜,就在這時候,她丈夫發現患上肺癌,兩年後離世。「當年丈夫要打的針,每一支要三萬多元,我們根本沒有能力支付。後來,丈夫一位舊同事主動提出負起所有醫療費用,除了驚訝之外,就只有感恩。」

喪偶的痛,叫彭姊妹難以面對。某一條街道、某一個節日、某一些事情、某一種食物,都會勾起她與丈夫的往事。「直至去年,我才有勇氣再次接觸丈夫的朋友。」是甚麼叫她走出幽谷?「兩三年前,我開始參與長者團契的服侍,聽到許多長者朋友的故事,發現原來有很多同路人,大家都經歷喪親,但仍然努力生活。」同路人的經歷,成為她走出困境的加油站,一直鼓勵着她勇敢踏前,繼續走餘下的人生路。

「餘下的日子,希望能夠繼續服侍更多長者,與他們同行,聆聽他們的苦與樂,一同探索生命的意義,認識上帝。」從年輕到年老,彭姊妹一直熱愛家庭、熱愛兒童,甚至現在熱愛長者,盡心服侍她所觸及的生命,承傳父親的教導,忠心實踐。

Naomi:縱使體弱,仍然心繫遺孤

pic2

Naomi(化名)今年62歲,居於距離香港一萬公里的津巴布韋,雖然身患癌症,但仍然頂着疲弱的身軀,照顧家裏的愛滋病遺孤。

窗外的陽光斜落在她黑黝黝的臉上,她說︰「我很喜愛照顧小孩子,在我家中有六個來自不同家庭的小孩,他們的父母大部份都感染愛滋病離世。」

在津巴布韋,「隔代家庭」非常普遍。當地愛滋病肆虐,加上高達八成的失業率,不少兒童的父母因病去世,又或遠赴南非工作,照顧家庭的重擔便落在祖父母身上,由他們守護着家中小孩。

Naomi的女兒也是愛滋病患者。為了照顧女兒,她參加了施達夥伴Family AIDS Caring Trust (FACT)舉辦的家長小組,學習如何面對和照顧患病的女兒。後來,她看見許多愛滋病遺孤缺乏照顧,於是開始接這些小孩回家生活,讓他們不致流浪街頭。

「在FACT的小組裏,我們一班祖母輩一起分擔家庭問題、學習縫紉和養雞,亦靠一些小買賣幫補生活。」每一分賺到的錢,每一份換來的食物,都得來不易。「足夠日用的飲食」這句禱文,是Naomi每天的祈願。「我們不是每天都吃得飽,有時我會走到工廠收集別人棄置的食物,偶然也會有熱心的機構送來食物援助。」不過,讓Naomi最難過的,並不只是飲食上的缺乏,而是沒有能力讓六位小孩上學讀書。

Naomi經常與組員一起禱告,將生活上種種的困難交託那賜她力量的主。「在我癌症病發的時候,女兒感染愛滋病,眼見她受盡痛楚,但作為母親卻又愛莫能助,十分無奈。」在艱難的日子裏,禱告成為Naomi繼續生存下去的力量源頭。「靠着主給我的力量,我可以繼續照顧女兒和智障的兒子,直至女兒離世。」

Naomi知道自己身體的狀況,明白餘下的日子或許不多,但她仍然心繫那些孤兒︰「我希望可以堅持下去,直至看到他們畢業、結婚、生兒育女。」

不同的地方,相同的經歷

彭姊妹與Naomi縱使相隔兩地,成長背景和文化也不同,但是她們都同樣走過貧困的日子,分享着守護家庭的心,經歷過失去摯愛的傷痛,在羣體裏得着同行和支援,到現在仍然默默地關愛身邊的人和所屬羣體。

代代相傳的生命種子,就這樣被一個個無名的長者繼續傳播下去。

SONY DSC
他們都是夥伴FACT服侍的愛滋病遺孤兒童,由祖母獨力照顧

相關資料

聯合國人口基金會(UNFPA)發佈的《二十一世紀人口老齡化:成就與挑戰》報告指出,由於青壯年的家庭成員不斷從農村向城市遷移,大量老人和兒童留守在家,出現了許多「隔代家庭」。不少情況反映,長者往往在家庭勞動、經濟和育兒上,擔當主要的供應和支援角色。

參加是次報告調查的長者表示,他們需要是收入得到保障、靈活的就業機會、可負擔的醫療保健及藥品,合適的住房和交通,以及消除社會對長者的歧視、暴力和虐待。他們強調,希望成為積極、受尊重的社會成員,而非單單的福利接受者。

今期《呼聲》